top top top
第C09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言之有爾)心安處是吾鄉
(西窗小語)中國三孩政策的極級震盪
(陰天快樂)買花記
(樹洞的聲音)越長越粗糙
(一寂之地)讀者要自強
(閒作筆潭)小狗闖關
(筆雯集)禍福 · 得失 · 爭讓
(尋樂人生)澳門居民對橫琴的空間期盼
(男人看花)台灣相思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9月15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男人看花)台灣相思

南溪子


台灣相思

台灣相思

    嶺南的山林,素以四季長青聞名。但我近日路經珠海的將軍山時,卻有新發現——依舊綠意蔥蘢的山坡上,不知何時散綴了一層金燦燦的黃花。萬綠叢中,點點金黃,雖然不是層林盡染,倒也賞心悅目。

    我隨即反應過來:秋天到了,山上的台灣相思樹開花了。

    台灣相思是嶺南極常見的樹種,尤其在粵東沿海,可謂“有海水處,即有台灣相思樹”。記憶中,種植最豐茂的地方莫過於粵東南澳島了。有一年,我駕駛電單車沿南澳島的環島公路一路騁馳,所到之處,藍天映着碧海,清風掠過綠道,漫山青翠的台灣相思樹一路相迎,感覺像穿行在童話世界裏,目醉神迷,愜意無邊!

    我從小在台灣相思樹下長大。童年時,我家所住的龍山,山坡上滿山的竹子,山頂則是蓊鬱成林的台灣相思樹。這種老家稱為“番松”的大樹,樹幹蒼勁壯碩,很是“雄性”,枝條卻是婀娜多姿,像女子柔軟的腰肢。葉子也是細長細長,如少女的纖眉般,密密織織,小巧可人。每年中秋前後,“番松”樹開出一串串金黃色、指尖大小的絨花,清風過處,灑落一地金黃。高大的“番松”樹下,無數個晨昏,我捧着課本朗聲讀書。無數個白天,我和夥伴們東奔西跑,揮霍着少年人過剩的精力。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這種伴着我成長的“番松”樹,名字叫台灣相思。多年後,當我了解到它的真姓名時,心中愕然,溫馨又感傷。至於它們為何叫台灣相思樹呢?它們與海峽那邊的台灣有着什麼樣的淵源與故事?我已不想去探究。

    “長相思,在龍山……天長地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我的腦海裏油然浮現出李白的詩句。不假思索,將“長安”改作了“龍山”。

    南溪子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