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09版:要聞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內地免疫屏障亟需建立
武漢夜生活
公民責任
“維京太陽”號正式入境
疆歷史性解決千年絕對貧困
中阿論壇企業家大會京舉辦
(社論)華減貧奇蹟彰顯中國智慧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4月8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疆歷史性解決千年絕對貧困

中新社記者 苟繼鵬

    疆歷史性解決千年絕對貧困

    “新疆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保障了各族人民當家做主的權利,是新疆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石。六十多年來,新疆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近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原副編審王春雅說。

    新疆廢除農奴制度

    一九四九年,新疆宣告和平解放,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的領導下,一九五二年,新疆成立民族區域自治籌備委員會,推進新疆民族區域自治的各項工作。

    “當時在新疆推行民族區域自治,面臨的困難很多。”王春雅說,新疆剛剛和平解放,缺乏民眾工作基礎,少數民族對黨的民族工作政策還不夠了解。“所以,當時中共中央就明確指示新疆分局,在新疆推進民族區域自治工作,一定要堅持慎重穩進的方針。”

    一九五五年十月一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正式成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在新疆全面貫徹實施。在此前後,新疆還成立了哈薩克族、回族、柯爾克孜族、蒙古族等四個民族的五個自治州,以及哈薩克族、回族、蒙古族、塔吉克族、錫伯族等五個民族的六個自治縣。

    在新中國成立前,新疆經濟社會發展嚴重滯後,各族人民生活十分貧困,根本無法享有基本人權。“當時,在和田地區墨玉縣夏合勒克鄉,封建莊園制度依然存在。莊園主殘酷的壓迫和剝削,讓廣大的少數民族群眾一無所有。解放以後,經過減租反霸運動和土地改革等,夏合勒克鄉的封建農奴制度被徹底廢除。”王春雅說。

    夏合勒克鄉農奴制度的廢除,只是新中國成立之後,新疆進行各項民主改革的一個縮影。新疆廢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使無地、少地的農民分到了土地,從根本上改變了新疆各族勞動人民受壓迫、受剝削的歷史狀況。

    庫爾班大叔想騎着毛驢上北京的故事至今家喻戶曉。庫爾班大叔出生於一八八三年,他從小失去雙親,晚上睡在大地主的牛圈,白天在戈壁灘放羊,全部家當只是一條破毛毯、一把破銅壺和一身沉重的債務。一九四九年新疆和平解放後,庫爾班大叔在土地改革中分得十四畝土地和一棟新房,他打心眼裡感激毛澤東主席和共產黨。

    “當時很多人像我的曾外祖父一樣,擁有了自己的土地,翻身做了主人,他們打心底裡感謝黨。”多年以後,庫爾班大叔的後人如克亞木 · 麥提賽地擁有多個身份,中國第一艘航母遼寧艦上的退役女兵、新疆人大代表和全國人大代表。

    如克亞木 · 麥提賽地說,去年,于田萬方機場建成通航,當地民眾再也不用坐車二百多公里到和田市去趕飛機。今年全國兩會召開,她第一次從家鄉坐上飛機去北京。

    “如今,我的家鄉于田縣已經實現了脫貧,農牧民的土坯房變成了磚瓦房,家家通上了自來水,柏油路直通家門口,很多人家還有了小汽車,人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變化。”如克亞木 · 麥提賽地如此描繪庫爾班大叔的家鄉的變化。

    鄉村振興共奔小康

    多年來,新疆落實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富民安居工程,解決貧困人口安全飲水問題等,使天山南北舊貌換了新顏。過去的五年,全區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新疆現行標準下三百○六點四九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面脫貧、三千六百六十六個貧困村全部退出、三十五個貧困縣全部摘帽,新疆千年絕對貧困問題得到歷史性解決。“十四五”期間,新疆繼續探索鄉村振興“接力”脫貧攻堅,帶領各族民眾共奔小康路。

    中新社記者  苟繼鵬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