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弱德”之欲語還休
食拉麵會變餃子嘴
令人惋惜的《蝶戀 · 梁祝》
Sylvia是甚麼?
那些年 你不曾看過的創意爆燈
《疑媽》為你好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4月8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那些年 你不曾看過的創意爆燈

尼修斯


    那些年  你不曾看過的創意爆燈

    尼修斯

    繼續談一個發生在澳門,猶如都市傳說的獨特演出。上文由綿羊仔電單車說到酒店房間,今次來一個超級黃金地段起豪宅:二○○二年,三個來自美國、巴西和法國的藝人,組成了是彈得劇團,忽發奇想,在藝穗節戴起紅鼻子,扮起憨態可掬的小丑,在議事亭前地近玫瑰聖母堂處,用透明膠板及鐵架,臨時搭起一間密封的屋,內有簡單的生活用品,屋頂有大條橫額寫着:澳門人能夠救活這三個傻瓜嗎?在此開展他們三天兩夜的生活。

    屋外一名扮作純情中學生的台灣女孩,介紹說這是她的功課實驗,看看這三個傻瓜能否靠外人的力量,幫他們生存下去。透明屋有很多個大小不同的洞,有時他們會伸出手來和路人接觸,圍觀者更不時會丢食物和日用品進屋,玩得不亦樂乎;三個傻瓜的生活都要靠人幫忙,如果去洗手間,要找到自告奮勇者,把一條紅繩綁在他們身上,溜狗一樣把他們溜去公廁或麥當勞快餐店,想起來有點像當年盛行的養雞仔電子遊戲“他媽哥池”的人肉版。這個演出每天都逼滿了圍觀者,由文員到學生到大叔大嬸,人人像發現新奇事物一樣興奮,看着三個傻瓜吃東西、發呆,也會惹起掌聲歡呼,據說當時的民政總署主席每天上下班也會過去和他們打招呼,日日笑騎騎。事實上他們並不真的是二十四小時全在屋內,當年的工作人員憶述,到了凌晨一兩點,四下無人時,他們會走出來找地方沖涼的,不然在屋內便臭崩崩了!演出意外地受到歡迎,他們還加了一個即興作結。

    三天後,三個傻瓜出屋了,那個純情女學生拿着鞭子,如奴隸主般順手一鞭,傻瓜不敢亂走,急急聚集,女學生說實驗已經完結,這三個傻瓜不知還有何用,請大家出價買走吧,底價是五元,買一個送兩個。圍觀者都不知是真是假,有人出六元,有人出七元,最後由一位旅遊學院的學生出了二十元把他們拍賣走了。學生把三個傻瓜領回旅遊學院,帶他們參觀學校之後,便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把他們介紹給其他同學,有些同學叫他們幫手抄功課、打字,更離奇的是有個善良的女同學似乎信以為真,把女傻瓜拉到一旁,擔心她的生活,問要不要報警。當大家都不知應該如何處理時,三個傻瓜使個眼神,突然大叫,衝出圖書館,向外逃亡,同學們不知何事,十多人一邊追一邊大叫:不要跑啊!據說一直由山上追到觀音堂附近,三個藝人躲在某間屋的一張桌下,才能脫身。

    聽完我的描述,你可能會覺得這究竟是甚麼?小丑戲、惡作劇、裝置藝術、行為藝術、沉浸式劇場或是甚麼甚麼藝術主義?其實定義真的有這麼重要嗎?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它可能默默地影響你用另一種方法去看這個世界,然後某一天,你會想起這個演出,你會接受世界上的各種可能性。

    這文章所說的奇特演出,大部分是發生在澳門賭權開放之前,城市安靜、人流不多。現在這些演出,已極難看到,前因後果,另文再述了。

    啊,差點忘了在前文答應的開估!《貼心酒店》的簡單創意來自兩間佈置得一模一樣的房間,再利用兩部攝錄機鏡頭重疊時,兩個影像過渡時似有似無的漸溶效果,仍想不通嗎? 找回前文再細讀,便可破解。

    (下)

    三位藝術家在玫瑰聖母堂準備入透明屋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