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8版:學生報 上一版3  
      本版標題導航
從牛身上掉到驢身上
5G全息投影技術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2月23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從牛身上掉到驢身上

澳門歷史教育學會 勞加裕


➡鄭成功進攻大員的圖像 (網絡圖片)


➡鄭成功畫像 (網絡圖片)

    荷帆東來(七)

    從牛身上掉到驢身上

    上回我們講到鄭芝龍與荷蘭人在遠東海上的爭鬥。雖然荷蘭人是可惡的競爭對手,但鄭芝龍卻從未嘗試驅逐這班異邦人,而是將之作為貿易對象留在台灣。然而,鄭氏家族與荷蘭人的恩怨尚未結束。

    在一六四四年,清兵攻入明朝國都北京,此時一眾明朝官員和將領必須選擇前路:是與大明共存亡,還是服從新主。鄭芝龍理所當然地投效滿族人,歸從清朝,但他的兒子鄭成功則率領部下抵抗清兵,鄭氏父子因而分道揚鑣。為了籌募士兵和獲取經費,鄭成功大力支持福建商人出海經商,甚至以“國姓爺”的名義保護商船的安全。不過,鄭成功的做法無疑是進一步摧殘了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商業,荷蘭船隊於是出海搶劫船隻,令鄭成功與荷蘭人勢成火水。

    另一方面,雖然鄭成功在福建一帶頑抗清兵,又率軍進攻南京,但都無功而還,眼看清兵逐漸攻取大片土地,加上清朝實施遷海令,鄭成功的處境面臨危機,他已經沒有空間來養活自己的軍隊,更談何光復明朝?

    因此,鄭成功把目光伸向荷蘭人所在的“福爾摩沙”,也就是台灣島。一六六一年四月三十日,荷蘭人在《熱蘭遮城日誌》裡,寫下這樣的一幕:

    “早晨六點半,那時,是平靜無風而有霧的天氣,我們看見,在西北方,距離北邊泊船處約半哩處,有不尋常的眾多中國戎克船,向鹿耳門下來,顯然,是從中國來的國姓爺的軍隊。”

    雖然荷蘭東印度公司以武力橫行東南亞,但在“國姓爺”的軍隊面前卻是另一回事,一來鄭成功的軍隊人數遠超荷蘭人,二來鄭氏家族長年與他們交戰,早已清楚如何對付西方艦炮。就這樣,荷蘭人在台灣節節敗退,最終被鄭氏的軍隊包圍在熱蘭遮城。在彈盡援絕下,荷蘭的大員長官揆一宣佈投降,以換取城內人的安全離開。一六六二年二月九日,荷蘭人步出熱蘭遮城,在城外“迎接”的是鄭成功的軍隊。他們把熱蘭遮城的鎖匙交給鄭成功,然後坐船離開這座在遠東的據點。

    “從牛身上掉到驢身上”(Van de os op de ezel springen),這句諺語形容跌入谷底,正好可套用在荷蘭人失去台灣的大員港上。

    澳門歷史教育學會  勞加裕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