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9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感 悟)生活本該是這樣
(西窗小語)六十億空防系統保不了石油設施
(句句是甘)生日只是“存活紀念日”
(斷章寫義)傳播希望
(聲色點擊)也算是衛國?
(榕樹頭)專注才會出色
(亂世備忘)革新以後
(筆雯集)沒有地主卻有耕農
(夢裡聽風)你可想泛一葉扁舟?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月14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夢裡聽風)你可想泛一葉扁舟?

谷 雨

你可想泛一葉扁舟?

    對於如何讓人世稍微寬鬆些、舒適些,讓轉瞬即逝的生命在轉瞬即逝之間過得舒坦點,夏目漱石給出了良方——詩、畫與音樂。

    還好人間有詩,有畫,有音樂。藝術,當然是真正的藝術,讓人可片刻“偷歡”,讓紛亂世間多些悠閒從容,枯竭之心得些許豐饒。只不過,有幸能領悟能感知能沉浸其中,可以從詩畫音樂裡覓得那點從容,出入清淨之界,懂得,或者可以接收到那獨一無二的乾坤之人,之人生可遇不可求。

    夏目漱石說痛苦、憤怒、喧鬧、哭泣,這些人間無可避免的東西他活了三十年早已厭煩,所以小說和戲劇中重複同樣的刺激他已不堪忍受。他嚮往的是詩,但不包括西洋詩。他覺得西洋詩中,人情世故是其根植之處,即便詩中之純粹者,也難脫離此境,“往往要寫愛情、同情、正義、自由這些陳列於塵世”中的“大路貨”。

    “在東洋的詩歌中,倒是有些超凡脫俗的作品”。像“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那樣,寥寥數字已描繪出令人忘記人世愁苦的清境。又如:“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不過二十個字,就別有乾坤,像是可以解救被俗世弄得十分疲倦的人們。

    在這詩的海洋裡泛一葉小舟,暫入桃源,確實好。不過,陶潛、王維、李白都是中國人,夏目先生這裡所說的東洋,應該是指亞洲。日本人對唐詩宋詞之愛,東京神保町的舊書店足可證明。那兒有太多唐詩宋詞的版本,很多舊本上,還有日人批注。

    於我等,除了唐詩宋詞音樂繪畫外,小說戲劇電影西洋詩,夏目眼中的這些“大路貨”也如桃源鑰匙,一樣可忘我,可忘情,可入另一境。如此說來,倒是比夏目先生更幸運些呢。

    (下)

    谷    雨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