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7版:澳門街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印尼葡裔五大遺跡
半島東北海岸線
通俗樓宇廣告為人接受
優化公園設施
馬齊村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1月22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印尼葡裔五大遺跡

文、圖:陳力志


圖一:蘇丹皇宮的“水上城堡”由葡萄牙 古建築師設計,始建於一七五八年。


圖二:城堡的葡式防禦建築。


圖三:蘇門答臘西端面對印度洋。


圖四:已繁衍了六至七代的混血兒童,是葡萄牙海軍後裔。


圖五:雅加達歷史博物館藏“葡國與巽他通商協議石碑”。


圖六:荷蘭人的炮樓建基於葡人港口炮台遺址。


圖七:從高處望荷蘭人建造的 小運河、碼頭及倉庫。


圖八:錫安教堂內殿。

    印尼葡裔五大遺跡

    文、圖:陳力志

    殖民歷史往往帶來屈辱,但為受統治的國家帶來新文化的衝擊,或因此受到與別不同的影響。葡人去到印尼部分島嶼,建立堡壘或炮台之餘,也帶去葡國的文化、語言和習俗。這幾年筆者探索印尼的一些歷史景點,發現當地仍然隱藏一些外人較為陌生的葡人遺留下來的遺跡。在《澳門日報》和澳門葡文報章《今日澳門》(Hojemacau)的支持下,將自己在旅途中的所見所聞,以及在葡文或印尼文典籍找到的相關資料聚合起來,寫成數篇拙文詳加介紹。

    日惹市的蘇丹皇宮

    為了讓讀者更了解葡人在印尼留下的足跡,今次承接上期葡人村的內容,配合本系列文章介紹葡人登陸印尼的內容。然而,以下所提有關葡人在印尼的遺蹟僅屬滄海一粟,在印尼眾多的島嶼上,葡萄牙人留下多少足跡,則需學者和對這方面有興趣的人士,花費更多時間進行發掘、研究及考察工作。

    一、“日惹”(Yogjakarta)。世界七大古蹟之一的大乘佛教神廟“婆羅浮屠”,以及混合印度教及佛教的普拉巴南神廟遺跡屹立在日惹市郊,使這個中爪哇歷史文化古城聞名於世。此外,另一個重要的文物,就是市內一座建於一七五八年至一七六五年的蘇丹皇宮。皇宮的護城牆和宮內的“水上城堡”(圖一),設計者來自葡萄牙的古建築師,所以城牆的模式和瞭望台,極具葡式防禦建築的風格(圖二)。

    二、“龍目島”(Lombok),離峇厘島僅四十公里,兩島遙遙相望。按島上老居民敘述,龍目島因接近當時葡人控制的Nusa Tenggara省的“花島”(Flores),葡國的船隻穿梭在各個島嶼之間。為了便於補給或運載貨物,葡國船隻經常停泊在島上其中一個港口。當司機帶筆者去觀看該碼頭時,因為經過數次改建,當地古跡早已經蕩然無存了。

    混血葡裔延綿多代

    三、“藍諾”(Lamno),蘇門答臘西南部一個偏遠的漁村,距二○○○年發生大海嘯的阿齊市約有兩百公里。藍諾村接近印尼國土最西端,面對廣闊蔚藍的印度洋(圖三)。船隻從印度洋進入馬六甲海峽前,必會看到藍諾沿岸地區。由於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一二八四年元朝皇帝曾派遣使者到此招安。

    如今,該漁村還生活着第六、七代葡裔混血族群,他們擁有白晢的皮膚、高鼻樑、深邃的眼窝或金黃的頭髮(圖四)。一本專門敘述阿齊省與馬來西亞關係的歷史書籍,描述阿齊海軍與葡萄牙軍艦曾經發生海戰〔注一〕,被抓去的葡國戰俘被安置於藍諾村內,日子久了這些葡國水手居留下來並與當地婦女通婚。如今外貌與當地其他村民有異的一群族裔,就是他們的後代。

    曼努埃爾王的圓柱

    四、“雅加達歷史博物館”,位於雅加達老城區,一座已有三百一十年歷史的建築物。殖民時期荷蘭東印度公司、巴達維亞市政廳和總督府的建築物內,展示印尼古代、殖民地時代及爭取獨立的歷史。芸芸展品中,最令筆者關注的除了葡萄牙人製造的古炮之外,踏進展館門口,可以目睹豎立着一條一百六十五厘米高的圓柱形石碑(圖五),這塊仿如小石柱的碑石有着特殊的歷史意義。

    一九一八年荷屬東印度群島政府開發雅加達市內兩條街道時,在地底發現了這塊石柱。別小看這塊石柱,它是十六世紀初巽他王國與葡萄牙人相互通商的憑證(Luso-Sundanese padrão)。石柱上部渾圓的頭頂,代表葡萄牙國王曼努埃爾(King Manuel)的使用權及發現的象徵。

    根據石碑的歷史資料,一五二二年,雅加達巽他皇朝與葡人締結聯盟,借助葡萄牙在馬六甲強大的海上軍事力量,打擊及抗衡在當地不斷增長的伊斯蘭勢力。葡萄牙人還協助巽他皇朝,在雅加達Sunda Kalapa建立港口〔注二〕及一座炮台(圖六)。藉此葡人可以獲取更好的胡椒貿易生意〔注三〕。後來荷蘭統治雅加達,在同一位置重建炮台、瞭望樓、碼頭和面積廣闊的倉庫(圖七)。如今印尼政府將這些具歷史價值的建築物,改建為印尼海事博物館。

    小漁村的錫安教堂

    五、錫安教堂,雅加達第一間最古老的天主教堂,座落在舊城區的芝利翁河口小漁村Sunda Kelapa。當時葡萄牙人在雅加達城牆外建立橋頭堡及一間簡陋的教堂,目的是作為傳教工作及安置從非洲帶來的黑奴,當地人稱這座教堂為“葡萄牙人外(牆)教堂”或“葡萄牙黑人教堂”。荷蘭人佔領雅加達後,拆卸原來簡陋的教堂,於一六九五年以新教樣式重建教堂,至今已有三百多年歷史(圖八)。該教堂的改建過程就如澳門聖母玫瑰堂,“最初以木板構架,結板為障”〔注四〕,後來才建造成為一幢以磚牆為主的教堂。

    (印尼葡人村 · 五之二)

    注:一、“Hubungan Aceh dan Malaysia dalam lintasan sejarah”,Yusuf Al-Qardhawy Al-Asyi,SHI.,M.H,Yogyakarta,2017,p.22。

    二、Sunda Kelapa,意思為“椰林密布之地”。這是雅加達最古老的,也是第一個對外貿易的碼頭。原是舊城區芝利翁河口的小漁村,巽他皇朝為了發展對外海上交通,在此地建立最早的海上口岸。

    三、Wikipedia,Luso-Sundanese padrão。

    四、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澳門街道網》之“板樟堂街”。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