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4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海角片羽)草頭之心
(老陳海外食事)馬肉刺身握壽司
(衆藝館)劇場的數位傳播
(四方聽音)音樂撫慰心靈
(山谷小島通信舍)石 頭
(胭脂齋)大夢誰先覺
(時光迴輪)組隊種種
(筆雯集)代代平安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我喜歡狠狠跌過一跤的人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1月22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海角片羽)草頭之心

賀越明

草頭之心

    粗通文字的人都知道,草頭底下加個心,曰“芯”,不算生僻字,常可見到和用到,如生活中的燈芯、枕芯、筆芯,還有機器的機芯、山岩的岩芯,都是指物體的中心或核心部分。也就是說,沒有或不能掌握芯,那些物體就失去功用或價值。開年以來,國人關注芯、談論芯,卻是因為一種叫做“芯片”的東西。這個來自英文chip的漢譯詞,極為準確地表達出其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從遨遊蒼穹的通訊衛星,到日常使用的智能手機,大凡中高端的電子產品,都離不開芯片。不僅離不開,而且越來越依賴。小小的芯片,早已取代往昔的集成電路。由於配置的需求,隨着設計水準和光刻工藝提升,芯片愈發細小,目前小至七納米甚至五納米之微。據說,一款體積形同小指甲蓋的晶片,可以集成上千萬的電路!

    可是,中國在半導體領域相對落後,當下還製作不出如此高端的芯片,龍頭企業都要從日本、韓國及台灣等地大量進口。當美國發起科技戰,禁止與其有科技和商業關係的企業向華為供應芯片時,這家公司不得不在禁令生效前加大芯片採購。縱然如此,終究受制於人,一旦斷供,已佔較大市場份額的智能手機只能斷產乃至絕版。

    一時間,草頭之心激起愛國之心。除了網民宣示立場的聲浪,還有專家建言、政策規劃,連做空調及地產的董大姐也放言:投資五百億研製高端芯片。想想也對,強起來的堂堂大國,怎能在小小的芯片上被人家卡住脖子?

    就在規劃、投資的好消息接二連三時,壞消息也接踵而來。先是爆出規劃用地六百多畝的武漢弘芯,大股東一無技術,二無團隊,三無資金,卻利用當地政府的優惠政策和啟動經費,從銀行貸出鉅資而半途爛尾,進口製作芯片的光刻機竟成了抵押品!隨後傳出陝西坤同半導體陷入困境,高管紛紛求去,一地雞毛。更早些,號稱與世界第三大芯片代工廠合作的成都格芯,預計投資百億美元、廠區佔地七八百畝,去年五月宣告終止。類似的百億級半導體項目停擺事件,還在江蘇、貴州等地重複發生。再往前追溯,二○○三年二月,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陳某主持推出“漢芯一號”,舉國轟動,當時榮獲多項國家和地方的科技發明獎,三年後卻被檢舉並調查確認,乃是僱人將外國芯片表面原有的標誌磨去,然後加上“漢芯”的標記偽造而成,所謂的二號、三號和四號“漢芯”產品,無一不是剽竊和欺騙的產物。如此驚天大案,當事人只不過被免職、撤銷褒獎和追討經費。不知是否因為這類行徑敗露後,並未被追究刑事罪責,才不斷有人敢於巧立名目圈地貸款,從中大撈一把。直白說,這是昧着良心發“國難財”了!

    研製高端的草頭之心,不可缺少高尚的愛國之心。

    賀越明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