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2版:藝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宋茜化身金鷹女神顯胖
何非凡澳門遇貴人
《灣區兒女》:從疍家女到打工皇帝
黃曉明發長文告別《中餐廳》
兄弟不和終極破冰
感化·諷刺·控訴·堅持
王梓芠被捉姦否認當小三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0月18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感化·諷刺·控訴·堅持

小  也


《花地瑪:玫瑰神蹟降臨》

    感化·諷刺·控訴·堅持

    ——談《花地瑪:玫瑰神蹟降臨》

    人人希望神蹟降臨,但真有這一天,大家會相信嗎?充滿宗教色彩的《花地瑪:玫瑰神蹟降臨》,就是從神蹟看眾人反應,由親情、社會、政治,最終回到信念的堅持,格局以小看大,整體平實細緻。

    《花地瑪:玫瑰神蹟降臨》是葡萄牙與美國合製的英語片,名副其實的傳道戲,將發生在一九一七年聖母降臨在葡萄牙小村莊花地瑪的奇蹟搬上大銀幕,強調“信者得救”、“真有神在”;三個目睹神蹟的小孩,卻被人質疑,甚至惹上官非,究竟大家是否信神?

    編導細心經營故事背景,一開始向家屬宣讀士兵陣亡名單的編排,營造出生與死的戰爭背景、信仰與傷心掙扎的宗教氛圍。市長一句“祈禱能讓士兵逃出死亡嗎?”道盡當時政府對抗宗教的政策;簡單的段落,描畫出當時的動亂民情。全片畫面簡樸,原始的石屋、粗布的衣履、荒涼的山頭,構建出百年前葡萄牙小村莊的樣貌,進一步襯托村民的傳統思維與純粹的人為反應。

    劇本核心是三個小孩遇見聖母後,漸漸泛起漣漪,家人不信,村民不信,連神父也不信,指出三人所見的是惡魔,構成把神當魔的諷刺筆觸;漣漪漸漸擴大,大批村外善信過來求神庇佑,從質疑到相信,形成微妙的人性轉變;大批信眾聚集,引起政府注意,並介入處理。

    全片透過小孩、村民、政府三個層面去寫世人對神蹟的反應。父母與村民在經歷戰爭、親人離世而產生微妙的信仰變化,指出信仰慰藉心靈;三個小孩最堅定,從不動搖真誠;政府為保政權而不惜扣押三個小孩,逼使千人在門外祈禱抗議,人物衝突越來越強。因此,影片實際讚揚小孩、感化世人、控訴政權;特別是對政權的控訴,透過聖母一滴眼淚來預示戰爭,指出戰事從來源於政權,派士兵送死,家屬在內心傷痛下尋求精神寄託,信仰主題因而更有力。

    影片與Netflix電視劇《救世神話》相近,同樣以聖人現世來道出世界危機,後者主題更沉重、視野更廣闊;本片則集中在小村莊,但視野有所延伸,涉及生死與政治。導演馬高龐迪哥禾是意大利人,攝影出身,本片在自然採光上很用心,並把聖母顯靈的畫面拍出柔美感,整體展現人性的善與惡,落筆平實而不俗套,傳道但不過火,最終寫出信念在亂世中試煉出的堅持。

    lhaio@yahoo.com.hk

    小  也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