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活在東瀛)空中的城跡
(西窗小語)極右黨選戰佳難拒入閣
(雜 談)許鞍華與張愛玲的半生緣
(樹洞的聲音)路 痴
(男人看花)桂 花
(一寂之地)你想結束這一切嗎?
(無聲喧嘩)皇上翻牌子找男人
(筆雯集)新《成語考》之“戇交”
(尋樂人生)有財者虧欠有需要者的社會文化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9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尋樂人生)有財者虧欠有需要者的社會文化

沈尚青

有財者虧欠有需要者的社會文化

    “九 · 一一”後,伊斯蘭教國家予人極之負面印象:一些西方政客把它們和野蠻民族劃上等號。但親歷其境,會感到穆斯林社區普遍對人友善,印象較特別的是:穆斯林國家一般少見乞丐。

    沒有乞丐的國度大概只存在於烏托邦社會。由於留意乞丐問題,行走於北非城市,我終於發現,生活潦倒的人,會在街邊“賣紙巾”。布施捨者會用“買”紙巾的方式,給乞丐施以援手。

    不賣紙巾直接行乞又如何?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市場附近,一個雙目失明的中年男子拄着盲人杖直立在行人道上,不時有路過者向他的手心塞錢,並且致以親切問候;也有人坐輪椅在一間賣牛奶和冰淇淋的店子旁,等人布施。我觀察了一段時間,發覺施贈的人都把錢塞到受者的掌心,還溫馨地拍了拍她的手,既予錢財,也予尊嚴和關懷。

    真正可以名正言順乞錢的地方就是清真寺門口。星期五做完禮拜,信眾魚貫走出清真寺,門口都有一堆求錢的手。禱告完的人,就按自己的能力與心情對他們布施。

    我在穆斯林國家旅行時少見或沒見乞丐的主要原因,估計同社會文化有關:穆斯林家庭黏性極大,大家庭內任何一人發生困難,首先求助的對象是家庭成員和遠近親戚。清真寺可以容許信徒入內午睡及歇息,可能亦紓緩了無助者的生活壓力——至低限度讓他在社會一個公眾角落讓人看到,有機會獲得援助。

    伊斯蘭教信徒需要遵守的五功之中,有一項名為“天課”,即施捨。財政上有能力的穆斯林要撥出一部分財富捐獻給貧困及有需要人士,這並非我們所認知的自願性善舉,而是一種宗教義務:有財者虧欠了有需要者,“富人的財富都是真主託付給他們的贈款”。據保守估計,穆斯林每年捐獻的天課總額,是全球人道援助的十五倍。

    天課,成為穆斯林國的社會安全網。至於流入其他用途,是另外的話題了。(那些年的旅行故事 · 四)

    沈尚青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