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活在東瀛)空中的城跡
(西窗小語)極右黨選戰佳難拒入閣
(雜 談)許鞍華與張愛玲的半生緣
(樹洞的聲音)路 痴
(男人看花)桂 花
(一寂之地)你想結束這一切嗎?
(無聲喧嘩)皇上翻牌子找男人
(筆雯集)新《成語考》之“戇交”
(尋樂人生)有財者虧欠有需要者的社會文化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9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男人看花)桂 花

南溪子

桂    花

    加班到晚上十點多,一身疲憊地走出公司辦公室大廈。頭暈腦脹之際,突然聞到一股沁人的花香,心神為之一振。

    是夜來香嗎?不像。夜來香香型清逸,隱隱約約,若有若無,像隱藏在夜的屏風後含羞的少女。常叫人不由自主地想撥開夜的迷霧,近前一睹芳容。

    而這種花香,馥鬱似酒,沁人欲醉,令人不敢貪戀、不能久留。

    腳步匆匆走在回家路上,我的腦海裡還不斷盤旋着這個懸疑:究竟是什麼花如此“花氣襲人知驟暖”?怎麼這幾年來,我都沒注意辦公室大廈外種了些什麼香花芷草?

    忽然靈光一閃——桂花!大廈外的圍欄下,種着一排灌木,一直沒多留心,以為種的是米仔蘭、九里香。實際應當是桂花。不是嗎?時近農曆八月,秋天來了。不是有一首歌兒這麼唱嗎:八月桂花遍地香。

    可我又不敢斷定。我不確定那是不是種着桂花樹,我不確定這就是桂花香。史鐵生說:“味道是最說不清楚的。味道不能寫只能聞,要你身臨其境去聞才能明瞭。味道甚至是難以記憶的,只有你又聞到它你才能記起它的全部情感和意蘊。”

    我只是清楚地記得桂花樹的模樣。在幾百公里外我的老家,父親在他臥室窗前的院子裡種了一株桂花。只一兩年間,桂花便高出窗台了。猶記得前幾年的秋季,父親打電話告訴我,院子裡的桂花開了,好香好香,引來了一窩蜜蜂。二伯父見狀,不知從哪找來一口蜂箱,把蜜蜂養了起來,說以後就能喝到自釀的桂花蜜了。果然,來年春天,父親從老家給我們帶來了自釀的桂花蜜。

    可是,印象中我似乎從沒親聞過這株桂花綻放時的芳香。人在江湖漂,盡忠難盡孝。這些年裡,難得有完整的時間“常回家看看”。更難以在這桂花盛開的八月,坐在老家風清月涼的院子裡,一邊賞桂,一邊與老父親“相對飲幾盅”。

    突然間,分外想家。

    南溪子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