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09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雜 談)開門雜談之米
(老陳海外食事)東京近年鮨界新星“鮨あらい”
(山谷小島通信舍)慢 慢
(四方聽音)以靜制噪
(衆藝館)回家的鬼 討債的兒子
(胭脂齋)己所不欲
(時光迴輪)壓 力
(隨筆)反璞歸真的蔣方舟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夏天的胃口 全賴一顆梅乾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8月2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夏天的胃口 全賴一顆梅乾

卡 比

夏天的胃口    全賴一顆梅乾

    夏天的胃口,全賴一顆梅乾。可以當零嘴,可以入饌。

    梅乾在O的家裡的職責,主要是幫助消化,而非增加食慾。O的外婆每頓飯後的指定動作,是寵幸一顆自製梅乾,吃掉果肉後,還會把滲滿鹽、糖、米酒的果核含在嘴裡翻來覆去半天,越啖越滋味。她每年向親友各派一瓶,孫子輩中,卻只有我把那玩意當作稀世珍寶。有時候到日式料理店用膳,結尾如果是梅乾,犯不着她出手雞蛋裡挑骨頭,眾人都異口同聲說家裡的更棒;要是遇上對味的蜜漬紫蘇梅乾,她會點頭微笑,O會打包一份回去孝敬。

    我的母親生平怕酸,不懂日本人那些“梅子的浪漫”。夏日限定的回憶,是甜多於酸的冰梅醬蒸排骨,但主要是為了管住男人的心,不是為了我那無底的鐵胃。用鹽梅做梅子鴨、梅子茶泡飯,用話梅做花雕醉豬手,用酸梅粉配芭樂,都有畫龍點睛的功效,但飯後簡單往嘴巴裡塞一顆梅乾,更快樂無比。啖梅不能貪婪,皺巴巴的一小顆,足以在舌尖一唱三嘆。

    日本的梅乾花樣可多了,各種鹹甜酸度應有盡有,台灣的梅乾猛加防腐劑,但外頭的味道總比不上O家的親切。年少喪母的人,自然會懂我的味蕾糾結。借取一絲酸甜,一點溫柔,哪怕是別人家施捨的。

    作家新井一二三寫過,梅乾不僅是日本最普遍的鹹菜,而且是東瀛頭號草藥,可以說是鹹菜中的皇帝。學生、上班族攜帶的便當,白米飯裡常常塞着個紅梅乾,防止米飯腐敗。日本人養病時,都吃白粥加梅乾調整胃腸,據說在太陽穴貼一粒梅乾,連頭痛都會消失。

    利亞既然翻出了塵封的記憶,我也該和舊愛有個了斷。我拿出竹籤,和利亞分吃了櫃裡最後兩顆珍藏的梅乾,然後兌入冰塊,輕輕乾杯。那是我一肚愁腸的最後的解藥。

    (一人下廚指南 · 二十五)

    卡    比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