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7版:學生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切莫虛度的“疫症假期”
健健康康地成長(七)
特別活動:填色送童書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6月30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健健康康地成長(七)

文:羊豬老師 圖:劉安琪

    健健康康地成長(七)

    ——新冠肺炎歷險記之武昌方艙醫院

    “已經悶了半年,這樣的日子該怎樣過下去?”健健坐在園子看天,天空好藍好藍,藍得像一望無際的海洋。健健情不自禁地張開雙手在空氣中隨意撥弄,感覺身輕如燕,隨即在海洋中暢游。健健一心只想離開悶得發慌的熊猫館,游向外面的找小朋友玩。

    “小心玻璃!”身後傳來康康的呼叫。健健未及轉頭,身體已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往外推,眼前的玻璃墻變成一個巨大的波浪,把健健推向無底的黑洞。

    “救命呀!”健健高聲呼叫。

    “不用害怕!疫情已經過去了。”一把陌生的聲音響起來。

    “你是誰?這是什麼地方?”健健張開眼睛,慌忙地問。

    “這是武昌方艙醫院,我是李醫生。”眼前一位戴着白口罩,身穿白袍的男士說。

    “方艙醫院?方艙醫院?!”健健自言自語,腦中忽然想起新聞片段:一月五日晚十一點三十分,來自武昌區各社區的第一批輕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確診病例,被陸續轉送至位於洪山體育館的武昌方艙醫院接受治療……

    “我沒有新冠肺炎,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健健記起新聞報道說,方艙醫院是專門醫治新冠肺炎的醫院,慌忙要求回家。

    “不行。剛才和你量過體溫,你有發熱呢。”

    “不可能的!我怎會發熱?我怎會有新冠肺炎,不可能!”

    “來這裏醫治的病患者起初都和你想的一樣,但是病毒不長眼睛,不小心被傳染一點都不出奇的!”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染病的。我天天都住在熊貓館,人影都不多見,何況是聚集呢?而且我有經常洗手……”健健不解。

    “放心!我們會先幫你做核酸測試。你乖乖聽話不亂動就不會痛!”李醫生說罷,拿着一枝細長的棉簽往健健的鼻子深處探索。雖然不痛,但健健害怕得眼淚直流。

    之後的幾天,他被困在方艙醫院的開放式病床上等待檢驗結果,四周上百張病床上,一個人都沒有,都病死了嗎?心裏既害怕又悔恨——怕自己從此不能回澳見親人了,悔恨自己因為怕悶離開熊猫館跑出來玩。

    終於有結果了!等待痛苦而漫長。當李醫生宣佈“你的檢驗結果呈陰性(不帶病毒)”時,健健歡呼起來:“Yeah!終於可以放監了。”

    “什麼是放監?”李醫生不解。

    “廣東人說放監就是離開監獄的意思!”

    “傻孩子!醫院不是監獄,而病人也沒有罪。”

    “可是網上的人說不喜歡湖北人,要把他們趕走……”健健記起這段日子在網上讀到的消息,脫口而出。

    “病毒不長眼睛,病人都是無辜的。我們害怕的是病毒,而不是病人。隔離政策的目的不是驅逐病人,而是隔絕病菌;病人留在醫院是接受醫治,而不是坐牢。你明白嗎?”李醫生說。

    “可是,很多病人因此而死……那不就是被懲罰嗎?”

    “染病而死是不幸,不是要懲罰任何人。看!方舟醫院的病人都出院了,證明第一波疫情已經消退,雖然很多人不幸離世,但更多人被治愈出院呢。只要樂觀面對,相信人類必可以戰勝病毒!我們一起加油吧!”

    “Yeah!”李醫生和我擊掌,我開心地舉手相迎。剎那間,和李醫生手拉手一起高飛,飛出了武昌方艙醫院,越過武漢大學的櫻花叢,邁向天邊的彩虹。

    文:羊豬老師  圖:劉安琪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