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3版:藝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彭永琛樂當歌唱導師
馮永輝推新Cover歌《裸》
《澳門人》重溫藝博館故宮合作展
《花花萬物》褒貶不一
文為知音者寫
澳門資訊直播立法會會議
《大綠行3》介紹稻城亞丁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3月2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文為知音者寫

陳 遠


資深音樂愛好者余行信

    文為知音者寫

    女為悅己者容,文為知音者寫。何以如此謂之?前者盡人皆知,毋庸贅言;後者呢?自二月五日刊出《久違了歌聲》,連續一個多月,蒙編輯不棄,我常在本版發表與音樂人、音樂事有關的文字。有位讀者每篇必閱,並屢屢在閱後向我表述其對拙文之看法與感悟。他是余行信先生,我不知地厚天高地把他稱之為知音。

    讀了《久違了歌聲》、《我就讓你睡》、《美好的夢》,行信先生說他有愧於接觸音樂半個世紀有餘,卻從不曉得男高音黃源尹、作曲家李一丁、前輩音樂家陳洪。他痛惜黃源尹去世於壯歲。對李一丁,他嫌我只是素筆白描、落墨淺淺;當我接着發表《還記得〈海夢〉嗎?》時,他則感慨萬千於李一丁之命運不濟,又很惋惜我與李一丁緣慳一面,並建議我們合唱團在疫情結束後也唱《海夢》。而對陳洪,他很詫異我會查出陳洪原籍海豐,並還到陳洪故居緬懷之禮拜之。也是因為《美好的夢》,他問起文中的建強,是否就是合唱團的那位男高音,知道果如是時,他馬上在電話那頭高興起來,並對建強讚賞連聲。同樣因為《美好的夢》,他說我讓他憶念起年輕時也曾流連於廣州上下九、北京路舊書店的前塵舊事,並悔疚於在心靈顛沛的歷史時期,把那些在舊書店也購得的書一一遺棄。

    打一開始,行信先生讀文章總有種設身處地的渴望。有些文章,他閱畢還要查地名的所在位置:如《斯普利特迷人的歌》的斯普利特,《奧林匹克劇院》的皮琴察;他未能找到《山峰之神》所言及的聖維那、蒙地基亞里,於是心有不甘地又來電詢問,我說那是意大利眼前疫情最嚴重的倫巴第區的兩個小鎮,一般的意大利地圖是不可能有的。行信先生很羡慕我的足跡,能到達北馬其頓舊城(《瑪利娜 · 伊莉耶娃》);更羡慕我能到達四位歌手唱歌的斯普利特的戴克里先宮,還說我要把在現場買到的CD與大家分享。

    我確曾希望行信先生,能與我一起到歐洲拜謁音樂家的故居和墓地。他頓感若有所失,由於腿腳不便,他已多年未能盡情外訪了。(二之一)

    陳  遠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