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3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詩話)詩人的煉字與鑄詞
(西窗小語)俄比沙特有更佳承受力
(聲色點擊)口罩頌續篇
(斷章寫義)快樂以外,還要反思
(句句是甘)什麼動物與人最像?
(榕樹頭)歲月光影
(亂世備忘)異樣目光的回應
(筆雯集)樹桃李與種蒺藜
(夢裡聽風)蠶 豆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3月2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榕樹頭)歲月光影

公 榮

歲月光影

    黃昏,坐在亞婆井的椅子上,天雖然還未全黑,幾盞仿歐洲十九世紀的街燈便已亮了。這點微光,在這一刻是完全沒有用的,但只要天色全暗,這些黃光,映襯着周邊那些上百年歷史、且沒有人居住的古舊樓房,剎時間便像進入了另一個時空。這裡被劃為住宅保護區,自有它的道理,晚上的亞婆井隱然有一股特別的韻味。

    我在這區住了超過四十年,亞婆井是這區唯一的空間,曾經改動過幾次,先是上世紀九十年代中遷走了兩個咖啡檔,後來又設了一個小賣亭和兩個臨時廁所,可能是遊人不多,公廁撤了,小賣亭也是關閉的時間居多,留下的幾張桌椅正好讓街坊閒坐聊天。而幾次改動保留下來的東西,就是一個小噴泉,據記載,四百年前葡萄牙人在媽閣登岸,找淡水走到這裡,一個老婆婆便指導他們汲取從主教山流下來的山泉。大概就是這個緣故,這裡的水便一直受到保護,涓涓山泉流了幾百年。

    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我常常帶他們到這裡打羽毛球或踢皮球,也聚到一群同齡的小孩子一同嬉戲。轉眼間,這些小街坊已經長大了,偶然碰面,他們還會親切地叫聲叔叔,然而不久,這些人便不見了,是到外地讀書或者已經搬遷?無從知悉。只是自己依然每天為生活奔波。

    老母親未去世之前,只要天氣晴朗,她最喜歡到這裡閒坐,張望從高樓街斜坡奔馳下來的車輛,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十多年。今天我坐在同一棵樹下,望着她經常坐的位置,空空如也,相信也沒有人會留意,經常呆坐在這裡的老太婆已經有好多年沒有出現了。自己活了六十多年,這才明白,人生的所有相遇、相處都是獨一無二和不可重複的,已經過去的,悄然化成一道道光影,只有心靈之手才可以觸摸。

    公    榮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