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3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詩話)詩人的煉字與鑄詞
(西窗小語)俄比沙特有更佳承受力
(聲色點擊)口罩頌續篇
(斷章寫義)快樂以外,還要反思
(句句是甘)什麼動物與人最像?
(榕樹頭)歲月光影
(亂世備忘)異樣目光的回應
(筆雯集)樹桃李與種蒺藜
(夢裡聽風)蠶 豆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3月26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詩話)詩人的煉字與鑄詞

思 放

詩人的煉字與鑄詞

    唐詩人賈島寫道:“吟安一個字,撚斷數根鬚。”這位推敲的主角自然深知煉字、鑄詞的苦況。可見詩人為了煉字、鑄詞的艱辛經歷,別人是難以體會的。

    談到詩人的煉字,人們最熟知的是王安石《泊船瓜洲》的名句:“春風又綠江南岸”。據說,他在草稿上改了十幾次,才選定這個綠字,最初是“到”字,改為“過”字,又改為“入”字,再改為“滿”字等等。不過錢鍾書在《宋詩選注》中指出:“但是‘綠’字這種用法在唐詩中早見亦屢見:丘為《題農父廬舍》:‘東風何時至?已綠湖上山’;李白《侍從宜春苑賦柳色聽新鶯石囀歌》:‘東風已綠瀛洲草’;常建《閒齋卧雨行藥至山館稍次湖亭》:‘行藥至石壁,東風變萌芽,主人山門綠,小隱湖中花’。於是發生了一連串的問題:王安石的反覆修改是忘記了唐人的詩句而白費心力呢?還是明知道這些詩句而有心立異呢?他選定的‘綠’字是跟唐人暗合呢?是最後想起了唐人詩句而欣然沿用呢?還是自覺不能出奇制勝,終於向唐人認輸呢?”

    宋代宋祁被稱為“紅杏尙書”,正如秦少游之為“山抹微雲秦學士”,他之所以得名,那不是浪得的。因為宋祁有一首《木蘭花》,其中有名句:“紅杏枝頭春意鬧”。

    王國維論詞主張“境界”之説,對宋祁《木蘭花》詞中“紅杏枝頭春意鬧”一句,曾説道:“着一鬧字而境界全出。”錢鍾書認為這一句正是修辭手法中“通感”的最佳表現。紅杏枝頭開得燦爛奪目,這是視覺的美好享受,着一“鬧”字變為聽覺的感受,熱鬧非凡,是視覺也是聽覺的美好享受。

    宋代詞人張先,被稱為“張三影”,因為他的詞中名句都與“影”字有關。張先的《天仙子》一詞中有名句:“雲破月來花弄影”,令人拍案叫絕。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説:“‘雲破月來花弄影’,着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由於有風,雲被吹破,月光照下來,於是花枝在風吹之下舞姿弄影。一個“破”字,一個“弄”字,使讀者看到一個非常動人的畫面。此外,張先另一首詞《木蘭花》有:“中庭月色正清明,無數楊花過無影。”另一首《剪牡丹》一詞中有:“柳徑無人,墮絮飛無影。”因此張先被稱為“張三影”。

    宋代詞人秦觀被稱為“山抹微雲秦學士”,因為他的《滿庭芳》一開頭就寫道:“山抹微雲,天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詞評家認為他這個“抹”字寫得特別好。“抹”就是用另一種顏色,掩去原來的底色。秦學士用繪畫的手法入詞,確是高手。據説他的女婿在一個宴會上遭到白眼,他叉手而起説:“某乃山抹微雲女婿也!”可見秦觀因這一名句而聲名遠播。

    當然以上的“紅杏尙書”、“張三影”、“山抹微雲秦學士”,都不是浪得虛名。他們一定經過艱苦的煉字鑄詞,才取得這樣令人欽羨的成就。

    思    放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