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04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筆雯集)翻山越嶺探松露
(素手拈來)典型欄目
(杏林外史)痛不欲生的火熱療法
(古今亂炖)植物的向陽性
(聲色點擊)一座由善惡守護千年的城
(斷章寫義)別當疫症看客
(二弦)“銀壇鐵漢”
(圖文配)最壞也是最好的時刻
(雜 談)想起英國的一個小村莊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2月14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雜 談)想起英國的一個小村莊

李嘉曾

    想起英國的一個小村莊

    就在新型冠狀病毒導致肺炎肆虐,武漢封城而引發輿論大嘩的時候,我想起了英國的一個小村莊。

    作為英倫三島主體的大不列顛島,南北地形差異分明。南部是平原,北部則是山地。平原向山地的轉換始於德比郡,大致以曼徹斯特至謝菲爾德一線為界。而在曼徹斯特與謝菲爾德之間,有一個小村莊叫亞姆(Eyam)。這裡興起於中世紀鉛鋅礦開採,原是礦工的居住地。由於地處中部,為向全國供應礦石,政府將南北通商的補給點設於此地,亞姆村遂成為過往商販的必經之地,村民亦因此受惠過上安穩富足的生活。

    十七世紀六十年代,來自南部的干擾打破了亞姆村的寧靜。一六六三年開始,黑死病(鼠疫)再次在英倫三島流行,三年間超過倫敦人口四分之一的十萬餘人死於非命。瘟疫從南部向北方蔓延。亞姆村一個裁縫從倫敦購回布料,不經意間也帶來病毒引發瘟疫。裁縫一家四口首先發燒昏迷,接着皮膚潰爛,最終不治身亡。村民伊麗莎白接連死去丈夫和六個孩子。南方傳來黑死病爆發的消息使村民們震驚,紛紛準備沿着奔寧山脈向北方撤離避災。

    有人卻提出了不同意見。牧師威廉表示:“如果往北撤離,肯定會把瘟疫帶到北方;如果留在村裡,或許可以阻止瘟疫波及剩下的大半個英國。”經過討論形成共識,村民們作出重要抉擇:留下來,隔離自己的同時也隔離黑死病,阻止瘟疫向北擴散。

    村民們封鎖了通往北方的道路,留下幾個身強力壯的青年勸阻北逃的過客。大家用石塊壘起高牆與周邊隔離,將病患者安置到地下酒窖等待康復,尚未發病者則住進用欄杆圍護有水井的狹小空間防止傳染。為與外界聯繫獲取必要資源,他們在圍牆上挖出孔洞注滿醋液(以為醋可消毒),將錢幣浸在醋中,周邊的居民會不時取走並留下食品和藥物。不幸的是限於當時的醫藥水平,瘟疫致死者越來越多,掩埋屍體後豎立的墓碑不久便遍佈村莊的每個角落。

    幸運的是,亞姆村村民的自我犧牲終有回報。黑死病無法向北方蔓延,封村十四個月後,肆虐英倫的瘟疫終於收斂。人們發現,原有三百四十四人的亞姆村只剩下七十七位倖存者。重建家園時,村民們將當初的樸實想法鐫刻在中央的石碑上:“走的話未必能活,誰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感染瘟疫;不走的話就會死,哪怕沒感染的人也很容易被感染。但我們願意試試,因為善良需要傳遞下去,後人要記住善良。”這段歷史已被收入英國一九五○年版的教科書,在亞姆村也建起了瘟疫博物館警示後人。

    今年一月己亥歲末,武漢亦因瘟疫封城,卻引發議論而眾說紛紜。且不忙評論孰是孰非,還是對照一下三百多年前英國的那個小村莊,想想前人的所作所為吧。

    李嘉曾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