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12版:鏡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考場春秋
經典短篇小說的格局
文 訊
秋下蘇州吃蟹記
澳門街的一天
於太陽升起前
無邊秋日景色(二首)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0 1月15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秋下蘇州吃蟹記

花非花

    秋下蘇州吃蟹記

    每年一到秋天,我就尋思着找個地方看秋色。今次選了蘇州,多半原因是衝着大閘蟹去的。

    到蘇州時,突然下起雨來,我和阿瓦兩人背着大背包,在雨中不緊不慢走着,行人快步從身旁跑過,一時間即應了蘇先生“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的景。我們抵達客棧卸下行李,老闆娘立馬盛了一碗熱呼呼的紅棗銀耳羹遞過來,甚是貼心。經營客棧的小倆口以前是媒體人,兩人一起轉行來到蘇州之後,在河邊開了這家恬靜雅致的客棧。我們揀定一間房間,憑窗俯看,流水、小橋、遊船、殘荷、秋葉、行人,都一一如畫。近窗一株綠樹,雨後特別蒼翠。粉牆黛瓦,小巷幽幽,蘇州真的是隨處可感受到這種秀氣與寧靜!

    客棧附近有個很大的菜市場,一對父女在市場門口開了個檔口賣太湖大閘蟹,我們看到有大閘蟹,即刻垂涎欲滴。來往的都是當地人買了回家自個蒸食的,我學着講一口不鹹不淡的杭州話與正在買蟹的阿姨搭訕,阿姨說:“不錯的,我吃了四天了。”人們在裝滿螃蟹的柳條筐前蹲下,毫不猶豫選好了就走,也不討價還價。賣蟹的老頭大聲招呼我們,他說在舖頭裡生了爐子,隨時燒火蒸給我們吃,先買兩隻吃得好再買也行。蘇州最有名氣的是陽澄湖的大閘蟹,但蘇州人吃大閘蟹卻不揀陽澄湖的,因為知道花了貴錢也未必吃到正宗的。太湖的大閘蟹吃起來也不比市面上信誓旦旦的“陽澄湖大閘蟹”差,況且價格實惠很多。

    這是我後來才曉得的。此行先是答應了帶阿瓦上蓮花島嘗一回陽澄湖大閘蟹,到了蓮花島發現這兒的大閘蟹賣的價格是菜市場的五六倍之多,但既然來都來了,就想着蓮花島上吃大閘蟹意境與況味到底不一樣吧。

    蓮花島鑲嵌於陽澄湖中,秋高氣爽的時節,島上樹木開始飄黃。居民一面在湖中養大閘蟹,另一面耕地種植農作物。此時金色的稻穗準備豐收了,毛豆、茄子、燈籠椒也都結滿了果實,種得最多的是玉米,因為螃蟹要吃玉米。起初以為只能搭乘遊船進入蓮花島,我和阿瓦得瑟着避開了遊人包船遊島,後來才發現,原來竟可以走路或者騎自行車進去的,在鄉間小路慢慢散步遊玩下來也就四十分鐘左右的路程,這之於持螯把酒飽足口腹後未嘗不是一大樂事。

    蓮花島上吃蟹的農家樂鱗次櫛比,與許多商業小鎮一個大不同是,不會有人出來吆喝你進去吃飯,都有着一股“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悠然自得。有些館子養大閘蟹,河塘就在旁邊,新鮮打撈上來煮了即吃。我們選了一家頗有田園意境的館子坐下,叫了六隻母的。俗語云,九月團臍十月尖。除了吃蟹,吃的花樣也很多,我們還要了幾個農家菜,島民在家門前的院子裡種了許多菜,小辣椒結滿火紅火紅的果實,像一束束玫瑰。孩子們在摘橘子,最驚艷的是碩果纍纍的柿子樹,但人們只是看着,誰叫它與螃蟹相剋呢?

    不一會,先下鍋的兩隻蟹已端上桌。我們怕冷了腥味重,便迭番煮之。顧不及燙手,立即解開了蟹身上的繩子,掀開蟹殼,古人云“蟹至十月與稻粱巨肥”一點也不為過,肥美的紅脂結實飽滿,膏膩堆積,香氣撲鼻,熱騰騰的,阿瓦坐對面把蟹殼黃子剔得乾乾淨淨,我調侃他道:“我來幫你剝吧。”他連忙用手擋住碗裡的蟹道:“我自己掰着吃香甜,不用人幫忙。”

    每人三隻吃着總覺得意猶未盡,想到張大千曾一次吃了十五隻大閘蟹,也不稀奇了。蘇東坡曾以詩換蟹呢,李漁是富貴人家,自螃蟹上市日到斷市時,他家七七四十九隻大缸始終裝滿螃蟹,實在羨煞世人。而我此等平民百姓,過過嘴癮也罷了。

    吃完正好到院子裡摘個新鮮的酸橘子吃,去掉嘴裡的腥味。繼而在午後溫柔的陽光中,慢悠悠散步,吹着秋天的風,這恐怕是秋天裡最快樂的事了吧!

    花非花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