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5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野田氏與我
皮夾早餐
方法論
秦小峴瀛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2月3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野田氏與我

許敏志


深山幽泉 王世濤


海底世界(現代水墨)劉慶光


《野田哲也的日記》之一


野田哲也 作品


    野田氏與我

    “生活中最重要的不是什麼發生在你身上,

    而是你會記住什麼以及如何去記住它。”

    ——加布里埃爾 · 加西亞 · 馬克斯

    Vivir para Contarla(為講故事而活),二○○二年。

    歸根結底,我們記住的或是如何去記住的事,都是發生過的事實,因此,這也是我們的生活。在當今的社交網絡世界中,於 Facebook、Instagram或Snapchat上分享我們的“生活”(晚餐的照片,收到的禮物,炫耀的新髮型)是很常見的。所有帖子都是源自我們希望別人知道的內容,我們希望別人如何看待我們,以及我們想如何記住自己而精心選擇的。所有照片都經過精心裁切和過濾,有時甚至會為了配合我們的想法而作出改動。

    然而,野田哲也(Tetsuya Noda)在過去五十年中就已經一直在做着同樣的事情,創作了五百多幅的作品。其他人可能會在自己的帖子中做出陳述,而他的是一種體現。當其他人看到的是一件實物,他卻能以正念、風趣、神秘和魅力察覺並捕捉一些瞬間。他的概念,我稱之為視覺自傳,是首先吸引我注意到他的作品的主要原因。他的作品能夠喚醒深藏在觀眾內心深處的記憶,每件作品都是更大的作品的一部分,日記系列實際上亦是一個不斷演進的作品。

    版畫並不是野田的最終目標。他的日記系列中的版畫製作,是其視覺自傳整體概念中不可或缺的程序。野田哲也利用相機的客觀性來“記住”事物,再用自己鉛筆和刷子的主觀性來重新調整出最終的照片,印刷出一個記憶。恰似要確保在他腦海刻出記憶一般,他會親手拉動每幅畫作,反覆地回到該段記憶之中。無論是他在某個特定年份創作的作品數量、作品的大小,還是版本的大小,都有助於理解和欣賞他的“表達”。通過這種大量勞力的過程,呈現的是成果與功效,是獲得重新審視、重新評估並反覆確認的記憶。這種結果是聚集過程與目的、概念與內容、以及形式與功能的統一。

    二○一六年,我收藏的野田哲也作品集首次在菲律賓的Ayala Museum(阿亞拉博物館)展出。從那時起,我開始收集更多的作品,甚至發現了兩件非常稀有的、沒有出現在野田哲也最新目錄中的作品(這兩件作品都在本次展覽中展出)。我們在收集的一百五十多件作品中選取了卅五件,以符合三個主題:首先必須是野田最個人化的作品;然後是能提供關於他的生活和工作訊息的視覺地圖;最後,是從未被展示過的作品。

    在收集和賞析野田作品的過程中,他的妻子Dorit(多麗特)成為了一個非常親密並支援我的朋友。我和多麗特的交流幾乎和與媽媽交流的頻率一樣!她總是願意告訴我一件作品當中“實際上”發生了什麼,但是也會很快地提醒我,哲也可能會以不同的方式來記憶這些事情。正如多麗特所說:“儘管哲也不會輕易地用語言來表達關於他為何選擇某個特定主題,但他會很樂意為你解釋過程!”這是我可以理解的。作為視覺藝術家,哲也的作品就是他的表達方式;作為教授,他敏銳而清晰地解釋事情的完成方式。我記得曾經收到一份帶有照片的詳細說明,解說如平展印刷,內容優秀得足以出版一本書!

    意大利樂隊Zooming in Togliattigrad的成員,青少年時期就在大英博物館裡觀看了他的回顧展。在那樣的經歷後,他們發表了名為Tetsuya Noda的樂曲。當我請求將其用於二○一六年的野田個展時,他們隨後提出了要創建名為《野田哲也的日記》的一小時原聲帶,我們非常高興能夠得到他們的許可,在本次展覽中使用這段配樂。顯然地,我並不是唯一一個為野田哲也的作品而瘋狂的人。

    野田哲也的作品將日本傳統文化與國際現代美學融合在一起。由於他從未參加過任何藝術或政治運動,因此他的作品是獨一無二的。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之所以獨一無二,是因為它們融入了他個性中的核心;自我意識的普遍性即是所有人都可以去敘述。他的作品並不是要公開他的生活,而是要邀請我們進入他的領域。他的作品保存並昇華了已發生了的那個當下,因而深深地影響了現在與將來。

    許敏志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