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野田的日記
執子之手
李伯行經方
油煙中的
成長的關鍵詞
金光大道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1月12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執子之手

何仲儀

    執子之手

    確實想不起來,收藏家許敏志在何時何地和什麼情況下和我分享版畫家野田哲也的作品。在這些作品中,最能觸動我的是一張被標記為《日記1969年7月19日》的作品,那是一名年輕女子的肖像,畫中人的身體看似很拘謹,雙手用力的按在腿上,手上拿着一朵綻放的玫瑰,然而花季少女的肢體語言卻讓我感到她有點忐忑不安,再看看她昂起的臉,卻發現她眼中帶着憧憬和渴望,而嘴角微微牽動,隱藏着一絲稍現即逝的笑意……這張作品構圖和用色極其簡單,但又蘊藏着許多細節讓人追問答案,充滿了矛盾的詩意。

    這張作品記錄了還未成為野田太太前,Dorit Bartur在父母(其父為當時以色列駐日本大使)勸告下回去耶路撒冷,並留在家鄉好好地工作……我是先看作品才知道這段往事,不得不佩服野田先生,敏銳的洞察力為他捕捉這些稍現即逝的微妙變化,而高超的技巧就把愛人面對人生大事,卻不知如何抉擇的複雜情緒永恆保存,成為了專屬他倆的愛情見證。

    當然了,戲劇化的情節只是佔生命的某些篇章……相比之下,看似平淡無奇的日常記錄才是野田氏作品最能打動人心的特質。自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末起,野田哲也就開始創作以“日記”命名的系列版畫,內容包括家庭成員肖像、旅途中的風景,以及其日常生活中所見到的人、事、物;藝術家把照相機用作速寫簿,將上了色的木版與絲網印刷的照片相結合,在手製的和紙上印刷局部的色彩和白色背景的微細陰影,利用絲網給版畫上色可增加深色的輪廓和陰影的區域,讓主角更加突出,而且充滿了生命力。

    野田的《日記》系列作品讓我想起一句改編自清代詩人查為仁的詩:當年書畫琴棋詩酒花,如今柴米油鹽醬醋茶。然而,在生活中平凡至極的無情物,經過藝術家的提煉,都散發着知性和隽永的氣息,讓人覺得既陌生又親切,我們藉此切入野田的人生,仿佛成為了他,或是他的家人,默默感受他的喜怒哀樂,靜靜陪伴他漫步人生歷程,並藉着他的日常喚起自己心中那個親近又遙遠的家,在平淡中感受生命的意味。

    在長達五十年的創作過程中,據說野田哲創作了五百餘件作品,受惠於許先生的細心和慷慨,這次來澳展出的,是從中精選出來的代表作。作為這次展覽的結束作品是攝於《日記2017年12月5日》,野田太太走在晨光熹微的路上,腳步輕快,向着朝陽走去……讓人覺得她仍然是那個如初見般的意中人,那個帶給他活力和陽光的少女。

    在這個浮躁而喧嘩的年代,“執子之手”應該被理解為兩情相悅時的剎那衝動,“與子偕老”更可能只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感謝野田氏《日記》的記錄,讓我確確實實地見證了由“執子之手”起到“與子偕老”之間的朝朝暮暮,原來這不僅僅是一首古老的詩。

     策展人 何仲儀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