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野田的日記
執子之手
李伯行經方
油煙中的
成長的關鍵詞
金光大道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1月12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野田的日記

王禎寶


野田一家子






野田哲也《日記》作品

    野田的日記

    日記,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

    我們其實早已進入事無大小無論是查閲或記存,幾乎皆由手機和電腦代勞的年代。日記,它該是一本厚厚的筆記,每天值得一記的東西都寫在裡面,日子久了,這些人生點滴可以匯攏成波瀾壯闊的一道風景。偶爾夜來無事,翻開某年某月某日的花前月下,某君給你許下的那片玫瑰園,字裡行間的憧憬,仿如昨日。然後,妳幽幽地看一下窗外的街燈月影,晚風撫弄着遠處那一叢樹梢,輕輕的,像那些孤單年月,仿若耳邊莫名其妙的叮嚀,更似是一幀掛在走廊盡頭的舊照片,即使朦朧一片,那些前塵往事,仍未褪色。

    近代藝壇擅以作品述事懷人的藝術家中,論質論量,我想不出有誰比野田哲也的版畫更受推崇,前任大英博物館東洋古物部主任羅倫史勿夫(Lawrence Smith, formerly Keeper of Japanese Antiquities,,British Museum)甚至稱他為當今最了不起的日本藝術家。筆者八十年代開始正式研習版畫,在市肆所能見到的版畫教科書籍的東方名家的篇幅,基本上都會有野田的作品介紹。這位東京藝術大學教授雖然早已榮休,但他的傳奇仍舊像他著名的作品“日記”炙燴人口。

    野田是一九四〇年出生在日本熊本縣的富家子,童年時代已對攝影着迷,班裡的老師有一回要他們把每日的事情用圖畫方法記錄下來,野田説他就是如此這般迷上了用影像“記述”自己的“日記”。大學時期他主修油畫和版畫,後者其實早在小學時期已接觸,所以,大家所熟知的野田技法基本上都是傳統木版加上孔版絲印與照片後製的完美結合,以時下五花八門的修圖軟件而言,説穿了,這老人家是一位美圖秀秀的愛好者,只不過,他比任何人都早了五十年做這件事罷了。

    他的“土法美圖”即使到現在,仍然令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地簡單:首先是在照片上塗塗抹抹,他戲稱這是烹調,把不要的地方塗掉,把喜歡的地方美化,然後用一部所謂熱針式素描機,把圖像製成一張謄寫用孔版臘紙,貼在絲網底下就可施印,底色自然是傳統木版印成,成品古雅中透着難以言喻的現代感。你即使知道整個製作方法,總之一面世,別人一定説那是野田的東西,所以,這個世界,就只有野田一個人以這個技巧獨步天下。大英博物館少有給在世的藝術家辦個人展覽,二〇一四年就辦了一個野田哲也個展,涵蓋了半個世紀他最出名的一百五十張“日記”,這種回顧式的呈現,誠然是對他這部視覺自傳最極至的恭維。行文當天,正是野田在本澳舉行展覽的開幕日期,但願對版畫有興趣的朋友都來一看,即使你未必認識畫中的事物,但他對空間留白和版面色調的處理,確有一份令人傾心的獨到之處。

    筆者一九九一年任職當時的視覺藝術學院時,因緣際會邀得野田來澳主持工作坊,亦一睹一同蒞澳的野田太太杜妮的風采;杜妮是位大美人,跟野田結婚時,她父親是以色列駐日大使,當年在日本算是極為轟動的新聞。野田出道以來,一直以身邊的人與事為日記對像,父母家人因而大有意見,相比時下的面書和社交平台中巨細無遺的私相片,簡直小巫大巫之別。然而,這在半個世紀前的日本,絶對是離經叛道的行為,藝術的啟迪無疑也是介於此種禁忌與開放之間的一份好奇的意氣罷了。如今看來,雖然事過境遷,野田的日記仍不過時。

    王禎寶

    展期:10/11-7/12/2019

    時間:12:00-19:00(逢星期三休館)

    展館:At Light—澳門卑第圍1號地下

    主辦:弘藝峰創作社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