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9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筆雯集)花月美人
(此情可待)我放下過天地 卻從未放下過你
(板樟堂忘情書)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賭場內外)十年為期
(聲色點擊)全民齊“走塑”
(四方聽音)觸電感覺
(二弦)古希臘名醫的忠告
(櫻花樹下)日常迷思
(冷月無聲)狩獵野味話深秋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1月9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筆雯集)花月美人

冬春軒

    花月美人

    記不起何時何地何書,聽過、讀過這樣一句話:“生無可戀甘為鬼”。我很同意這説法,所以久而不忘。那麼可戀的是甚麼?金錢,雖有“能”,卻被人稱之為臭錢,縱然沒有潔癖,亦不值得對這“臭傢伙”而戀;權而可貴,但位高勢危。權高位重而不得善終者,掀開史籍,十居其九莫不如是。但見陳繼儒《小窗幽紀》有言:“世無花月美人,不願生此世界。”原來可戀的就這麼簡單,説它簡單,卻是非常難得。先説“花月”:宋晁端禮《行香子》:“別恨綿綿,屈指三年。再相逢,情分依然。君初霜鬢,我已華顚。況其間有、多少恨,不堪言。        小庭幽檻,菊蕊闌斑。近清宵、月已嬋娟。莫思身外,且鬥樽前。願花長好,人長健,月長圓。”確實是“莫思身外”,光是“花好月圓”已値得我們留戀。可惜的是花不常好,月不常圓,況今非昔比,月亮已受到污染,戰火已蔓延至太空。

    《小窗》説的“世無花月美人”,這是概括而言,也就是狹義的説法。夫“春有百花秋有月”。花月意謂春秋,即指歲月、四季,把時空的領域和“世事”放大到無限。至於“美人”,從狹義去解讀,就是粵語説的“靚女”,猶《楚辭 · 招魂》:“美人旣醉,朱顏酡些。娭光眇視,目曾波些。被文服纖,麗而不奇些。長髮曼鬋,艷陸離些。”喝得醉醺醺,臉上添了紅暈,笑吟吟而斜着眼波,披花衣錦,長髮垂肩,明艷照人的“賽西施”。不過世無這樣的“美人”,亦不至於“不願生此世界”。陳繼儒説的“美人”當另有所指。美人,不一定是女性。《離騷》:“春與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屈原説:春秋回復變換,目覩草木如此易於凋零,我深恐美人會虛度青春。屈原説的“美人”,暗指楚懷王。所以《離騷》在“恐美人之遲暮”後,説句懇切期盼話:“不撫壯而棄穢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騏驥以馳騁兮,來吾導夫先路。”

    屈原正因為“世無花月美人,不願生此世界”的人。

    冬春軒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