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旅 情)馬路上的笑臉
(西窗小語)政黨輪替變輪迴
(句句是甘)最偉大的無耻發明
(斷章寫義)看看窗邊大樹的自由
(聲色點擊)殺雞只需生果刀
(榕樹頭)“不薄秦皇與武皇”
(亂世備忘)回不去了
(筆雯集)雙眉深鎖兩腳空忙
(夢裡聽風)留名何處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0月10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聲色點擊)殺雞只需生果刀

王 和

殺雞只需生果刀

    有句老話,叫“殺雞焉用牛刀”,牛刀用來宰牛,用來殺雞那叫做大材小用。然而,這世上有宰牛之刀,有宰豬之刀,甚至古時有宰犬之刀,但沒有怎聽過宰雞之刀,那宰雞應用哪種刀?

    兒時家中所吃之雞,都是從農場選購回來的活雞,宰殺之時,父親先把一雙雞爪紮起來,然後將雞項揑在手中,再把雞首向上折起,雞的咽喉便完全露在外面,父親只用生果刀的鋒刃在雞的咽喉用力一拖,鮮紅的雞血便汨汨而流。父親用飯碗盛着雞血,我知道下午的小食——雞腸與雞紅是有着落了。

    之後的燒熱水以拔雞毛,熬上湯以浸鮮雞,揮菜刀以斬白雞,是父親的拿手活。兒子稚幼時,我每星期兩次買雞。每到相熟的雞檔,檔主夫婦便會熱情地幫我挑選又肥又厚肉的大雞,相中之後,那男檔主也是用生果刀在雞頸上劃一道口子,便把雞扔到木盆中去,待雞爪停止顫動後,便把牠放進用洗衣機改裝的拔毛機去,交到我手上時,已是給劈成兩爿的雞件了。

    這兩年來,澳門已沒有活宰鮮雞這回事了,很多雞檔都改賣冰鮮雞,相熟的那雞檔夫婦卻提早退休,偶爾也會在街上遇見,亦會互相問候一下。如今我買雞不再去街市,而是超級市場。沒有了檔主的親切笑容,有的只是冷冰冰的一份份分好了的雞體。有點擔心的是,兒子將來會不會不知道雞是要宰掉以後才能用來煮的,還以為雞就是超級市場那些已宰好洗乾淨的模樣。

    宰雞與斬雞是不同的工作,用的刀具也不相同,宰雞的刀不必太大,但斬雞的刀,則和斬豬肉牛肉的刀無異。若果用了宰豬宰牛的刀來宰雞,非但不趁手,更有容易傷及自身之虞。試想像一下,將宰牛刀一揮,雞頭落地之餘,刀勢若未減的大刀……

    王    和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