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04版:要聞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李:歡迎擴大在華投資
華:美認其行為違法
致敬教師
華春瑩:德意欲何為?
四代“邱老師”見證教育變遷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9月11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四代“邱老師”見證教育變遷

新華社記者 劉紫淩 袁汝婷

    四代“邱老師”見證教育變遷

    一九九五年出生的邱翎怡,聽着祖輩們的故事長大。故事裡有同一個稱呼:“邱老師”。

    去年,她大學畢業,來到山區,也當老師。從曾祖輩算起,邱翎怡家中四代有十八位老師。其中從教時間最長的,是邱翎怡的爺爺邱清疆,他在三尺講台上耕耘整整一甲子。

    見證掃盲運動

    八十四歲的邱清疆記得,父親邱嵩山是十里八鄉有名的老師。新中國成立前,邱嵩山在湖南武岡紫陽鄉擔任小學校長,兼教語文。庵堂和祠堂就是“流動課堂”,學生們自帶板凳聽課,父親的工資是家長交來的幾擔稻穀。

    一九五三年,十八歲的邱清疆失去父親。三年後,他考入湖南邵陽師範,並於一九五九年畢業分配到湖南新化縣吉慶鎮崇山小學。

    當時,縣城到鄉鎮沒有通車,邱清疆挑起扁擔,左邊是鋪蓋卷,右邊是一大捆書,走了十個小時才抵達學校。

    邱清疆的月工資是廿九塊五毛錢,外加廿六斤米和二両油。儘管如此,他仍資助一些學生。“好多孩子讀不起書,輟學了。我心痛啊,就盡量幫幫他們。”

    新中國成立之初,全國人口中百分之八十為文盲。在掃盲運動中,邱清疆應聘擔任農民夜校的輔導員,教村民識字算數,掃盲一百五十人。六十年職業生涯,他十八次被評為各級優秀教師、省教育模範,一九九一年獲評全國優秀教師。

    普及義務教育

    一九九五年,邱清疆退休了。退休前的幾年,他見證《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頒佈實施。“這意味着,適齡兒童都應有書可讀、有學可上,”老人回憶,“這是了不起的進步。”一九九三年,邱清疆的女兒、廿一歲的邱向紅成為新化縣吉慶鎮中心小學的語文老師。這一年,《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出台,把基本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基本掃除青壯年文盲,作為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

    普及義務教育的大潮中,一些農村學校有了教學樓,但卻是“四無”教室——沒有風扇、沒有電燈、沒有窗戶、沒有水泥地。

    伴隨着廿一世紀來臨的腳步,中國的教育基礎設施得到大力改善,農村教學樓鋪上水泥地、掛上電燈電扇、安上玻璃窗……讓邱向紅印象最深的,是一支粉筆的改變。兒時的記憶裡,父親總是“滿身白灰”,自己也經歷過“吃粉筆灰”的日子。大約從二○○○年開始,無塵粉筆、電子白板陸續成為工作日常。

    感慨教室之變

    改變帶來幸福:貧困學生有了生活補助,鄉鎮小學食堂有了營養餐;她的月收入從入職時的四百元提升到如今五千多元。

    去年春天,八十三歲的邱清疆送孫女邱翎怡到工作單位報到。從縣城驅車近兩小時,他們來到位於山區的天華中學。

    湖南新化縣是國家級貧困縣,天華中學是新化縣的偏遠山區中學。邱翎怡是聽着爺爺“捲起被子當課桌、鋪上被子當床鋪”故事長大的。報到前,她做好吃苦的思想準備,可眼前的一切“好得有點不真實”。

    全面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是中國聚焦貧困地區義務教育發展的重要舉措。截至今年五月,僅在湖南,“全面改薄”累計支出三百二十二點五四億元。

    迎接邱翎怡的,是有着無限想象力的“雲課堂”——教室裡裝上信息化設備,一塊小小的屏幕,就能連通山區全球資訊。

    幾代“邱老師”,在一方小小的教室裡,見證中國基礎教育七十年巨大的改變。

    新學年來了。開學第一個周末,祖孫三代“邱老師”為慶祝教師節,來到縣城照相館,拍下合影。

    看着照片,邱清疆感慨萬千,叮囑女兒和孫女:“教室變了,校園變了,但有一件事沒變——老師是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要當就當好老師。”

    (長沙十日電)

    新華社記者  劉紫淩 袁汝婷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