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生活場景)這兩年,澳門的人文環境
孫兒京羿周月誌喜
秋日有賦
(西窗小語)美國人均公私債十一萬七千
(一格藍山)紅豆菠蘿包和叉燒包
(第四人稱)上學去
(幸福魔法)我想成為怎樣的大人
(一寂之地)面子問題
(無聲喧嘩)雞忘記與哥喇
(筆雯集)火鳳凰
(尋樂人生)無盡的祝福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9月11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筆雯集)火鳳凰

冬春軒

火鳳凰

    日前的話題是“雞”,題曰“雲林又殺雞”。今天“食住上”,繼續講“雞”。事緣“老”朋友(他自詡為“悠閒老人”)梁奀師傅要做雞,並願一露。事實上他的確露一手。九月九日《生活 · 適時識食》版圖片,“老人”含蓄地笑得很甜,揮起左手(露一手姿勢),面對的是熊熊烈火,看他的動作不是“賣武”,不是撲火,原來他正在施展渾身解數“做雞”。這道菜名為“古法火焰鹽焗雞”。他有六句七字眞言,或者説是“法偈”,曰:“調味醃透把雞吹,薑葱露酒膛內推。紗紙數層包滿體,炒燙鹽熱裹雞軀。客前杜康成焰火,香氣撲鼻共君醉。”可見“老人”做事是按部就班的,先是“吹雞”。當高朋滿座,勝客如雲的時候,他開始表演。魔術師常言:“一張氈,一把扇,冇氈冇扇,神仙難變。”“老人”表演又如何?正是:“有酒有鹽,味奪舌尖;冇酒冇鹽,落糖唔甜。”當然還需其他配料和人的因素:經驗技巧。調味要薑,而他本來就是“老薑”,而且夠薑,這不在話下。

    看過“老友”梁奀做雞,我在想:“古法火焰鹽焗雞”這名稱長過水蛇春。如果改稱“火鳳凰”,如何?蓋雞,飛上枝頭變鳳凰。把雞説成鳳,把貓説成虎,把蛇説成龍,早已有先例,鹽與雞熟口熟面,把“火”取代“鹽”,以“鳳”喻“雞”,零舍唔同。況“火鳳凰”者即“鳳凰涅槃”。涅槃,佛家事也,梵語nirvna的音譯。漢譯為滅度、圓寂。是從一切煩惱的繫縛中脫卻出來,滅除再生於迷妄世界的種種業因的境地。

    據説,鳳凰為了要重生,經過火浴三次涅槃而得道,可以永生。“老人”這道名菜如果稱為“火鳳凰”或鳳凰涅槃,大別於“火雞”(吐綬雞),亦不同於“火鴨”(燒鴨)。屆時表演,不説“做雞”而曰“做鳳凰”,響起個“朶”,有天壤之別。調寄《阮郎歸》,詞曰:

    高朋盈座耀紅光,奀公開錦嚢。薑葱燒酒豉油黃,氣濃聞杜康。        筵席上,有名堂,涅槃火鳳凰。肥雞乾淨便鹽藏,味鮮非調糖。

    冬春軒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