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生活場景)這兩年,澳門的人文環境
孫兒京羿周月誌喜
秋日有賦
(西窗小語)美國人均公私債十一萬七千
(一格藍山)紅豆菠蘿包和叉燒包
(第四人稱)上學去
(幸福魔法)我想成為怎樣的大人
(一寂之地)面子問題
(無聲喧嘩)雞忘記與哥喇
(筆雯集)火鳳凰
(尋樂人生)無盡的祝福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9月11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第四人稱)上學去

他 他

上學去

    托兒所的鐵門關上。“乖,我會早點來的。”這大概是我三歲以前最有印象的一句話。旁邊的小孩倒在地上呼天搶地,母親說我沒有哭鬧,只是靜靜坐在一角,小眼睛牢牢盯着她,沒有揮手,也沒有微笑。最後,她還是不忍心,在托兒所附近走了兩圈後,又回頭把我接走。

    嘴裡舔着母親帶來的糖說沒事,眼皮卻腫得快要睜不開眼,這麼黏人的小孩,幸好能順利過完十幾年的校園生活。從校門口的那句“記得早點來接我”,到家門口那句頭也不回的“上學了”,到底是哪一次的道別,讓人習慣了這種短暫的分離。從難捨難離,到說散就散,聽着困難,但也只是聽起來罷了。

    以前在學校裡,總覺得不用上學的母親自由自在;現在留在家裡,又覺得不能上學的母親不自由。出生在那個年代的他們,書包不是想背就能背的,甚至連書也是,只有運氣好的人,才配有學識,知識改變命運,前提是命裡要有書緣;所以,當母親得知自己能入讀長者書院時,那種喜悅,我知道。

    平日上街買菜的背包,如今成了書包。開學前,母親難掩興奮,在家裡東摸摸、西找找,好不容易湊夠了一個筆袋,才拿給我檢查。裡面都是些舊文具,原子筆少了筆蓋,鉛筆短得可憐,橡皮擦只剩半截,還有支乾掉的塗改液。不自覺地笑了笑後,心又覺得難受,那是母親久違的開學禮。

    牽着母親在理工學院的校園遊走,如今,她也算是我的校友,帶着“小師妹”走過昔日的課室、飯堂、演講廳……在我口中如數家珍的校園,原來在她眼裡如此陌生。曾幾何時,她可是熟知我校園的指路人,替我打開每扇課室的門,而現在我牽着的她,就像以前她牽着的我,又好奇又焦慮。我只能說:“乖,我會早點來的。”

    他    他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