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3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生活素描)一直走下去,別找藉口
(圖文配)中學生的心靈雞精
(聲色點擊)從高山到平地,一路血拼
(斷章寫義)一場沒有贏家的角力
(二弦)舞台“發燒友”
(古今亂炖)孔子為何那麼講究飲食?
(杏林外史)乾隆的視力是怎樣丟失的?
(筆雯集)印壇四塊玉
(一路向南)去機場請提早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7月12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筆雯集)印壇四塊玉

冬春軒

印壇四塊玉

    澳門這蕞爾小城,日前發生一件“大事”;所謂“大事”,其實也是蕞爾之物。是何物蕞爾?四方印章也。計有曹西強刻的“不知夫子將心印,印破人間萬卷書”;葉傑豪刻的“安平泰”;何斌刻的“盧園探勝”和楊美靜刻的“最寂寞的時候”。這四方印細小得一手可執之,卻在“國際千印大展”的千五百件作品中脫穎而出,佔得一席位,而葉傑豪更入選優秀奬。

    《説文》:“印,執政所持信也。”衞宏曰:“秦以前,民皆以金玉為印,龍虎鈕,惟其所好。然則秦以來,天子獨以印稱,璽又獨以玉,群臣莫敢用也。七雄之時,臣下璽始稱曰印。”《漢舊儀》云:“諸侯王黃金璽,橐駝鈕,又曰璽,謂刻曰某王之璽;列侯黃金印,龜鈕,文曰:某侯之章;丞相太尉與三公前後左右將軍黃金印,龜鈕,文曰章;中二千石銀印……”依此看來,無論璽、印、章都是與官階對號入座的。不過澳門這四印與官宦無關,一言蔽之曰“脫俗”。易言之是風雅的文玩,晉身於藝術殿堂。

    毛澤東《卜算子 · 咏梅》:“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印章在藝壇上都是梅花:“笑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舉凡書畫中,印章只是擔當配角。配角不等於可有可無的閒角。沒有它,不能彰顯主角,應是紅花與綠葉的關係。詩、書、畫,絕對不能缺少了印,它是萬綠叢中一點紅。

    後來,印,更成為一個獨立的藝術品種,是專門的學問,在僅有方寸的位置中發揮廣闊的內涵與視覺的美感。昔李陽冰曰:“摹印之法有四:功侔造化,冥受鬼神,謂之神;筆畫之外,得微妙法,謂之奇;藝精於一,規矩方圓,謂之工;繁簡相參,佈置不紊,謂之巧。”

    澳門四傑:曹、葉、何、楊,他們具備刀之神,篆之奇,技之工和藝之巧,刻出“澳門之光”這方藝術之印,可喜可賀。調寄《四塊玉》,曲云:

    小刀利,琳珉瑳,印壇四星楊葉曹何。輝煌成就居前座,觀今互切磋,鑑古藉琢磨,藝精佳作多。

    冬春軒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