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3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生活素描)一直走下去,別找藉口
(圖文配)中學生的心靈雞精
(聲色點擊)從高山到平地,一路血拼
(斷章寫義)一場沒有贏家的角力
(二弦)舞台“發燒友”
(古今亂炖)孔子為何那麼講究飲食?
(杏林外史)乾隆的視力是怎樣丟失的?
(筆雯集)印壇四塊玉
(一路向南)去機場請提早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7月12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杏林外史)乾隆的視力是怎樣丟失的?

譚健鍬

乾隆的視力是怎樣丟失的?

    眼睛老花,是自然規律,即使是九五至尊也無法抗拒。

    筆者曾參觀過澳門藝術博物館展出的乾隆漆器。展品中有一款超前設計的乾隆眼鏡漆盒令人印象深刻——外形兩圓相交,下層泛黃,上層鮮紅,內壁髹黑漆,以金彩描繪蝙蝠,銘文爲“五福寶盒”。一副玳瑁框架的眼鏡綴有兩塊水晶,歷經兩百多年依然閃閃發亮。這赫然躺於其中的眼鏡,正是乾隆的老花鏡。

    不管處理政務還是欣賞書法、把玩文物,都離不開清晰的視野和正常的視力。

    不過,乾隆自命不凡,對當時已經流行的老花眼鏡很瞧不上,自稱到了中年“披閱一切文字未嘗稍懈,以眼鏡借物爲照,仍屏而不用也”。他認爲借外物增加視力,治標不治本,有一種本能的抗拒心理,能不用就盡量不用。

    隨着時間的推移,神清氣爽會一步步地遠離中年人的世界。離開了老花鏡的幫助,乾隆皇帝的工作效率逐漸下降,導致“加班加點”,費時無限,更要命的是,他的業餘愛好也大受影響——政務可以放下,但古董字畫、花鳥魚蟲、吟詩作對須臾不能離。不得已,乾隆還是慢慢接受了老花鏡,但他只是偷偷使用,除了身邊服侍的太監,少有人能被允許看到他戴眼鏡。至於畫匠,更加不允許在乾隆畫像上留下眼鏡或眼鏡盒的痕跡!

    雖然明知老花眼鏡的功效而且自己也離不開這玩意兒,但乾隆還是很不甘心,很嘴硬,對此依舊懷有深深的抵觸情緒。他寫詩說:“老年所必須,佩察秋毫細。然我厭其爲,至今未一試。”又強調:“賴彼做斯明,斯明已有蔽。”意思是,佩戴眼鏡來達到明目的效果是“借物”所致,而這使眼睛本身被鏡片所掩蓋,目明也是虛假的。

    到底是眼鏡讓真實世界變得虛假,還是其本人的造作情緒和頑固態度,讓好面子的自己顯得虛假?(三之二)

    譚健鍬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