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09版:特刋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鄭觀應財經思想與澳門
列強掠奪 要識反搶
商戰核心 主權財政
貨幣國債 兩棲命題
民族銀行 十便八利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6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民族銀行 十便八利



《盛世危言 · 銀行下》書影——(引自《盛世危言增訂新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藏本)


《盛世危言 · 保險》書影——(引自《盛世危言增訂新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藏本)


《盛世危言 · 銀行上》書影——(引自《盛世危言增訂新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藏本)

    民族銀行  十便八利

    《盛世危言》中還有“銀行”和“保險”兩篇,可以看作是鄭氏金融思想的內容。他的金融思想主要體現在其“銀行”篇中。世紀之交出版八卷本時,又在全篇開頭加了這麼一個帽:“天下之財莫善於流通,莫不善於壅滯。財流通日見有餘,已與人兩得其利;財壅滯時虞不足,自謂利於己而不利人,其實亦不利於己。”鄭觀應“銀行”思想的核心,是中國應當辦自己的民族銀行業。其利有三:利國、利民、利商。此“三利”又進而詳解為“十便”、“八利”。他指出利國利民者,其便有十;益於銀行業自身者,其利有八。此“十便”“八利”,維護國家利益是核心。

    《盛世危言》一書,其思想的主要源泉,是他豐富的實際生活經歷與他堅定的愛國主義熱情,這便決定了《盛世危言》在內容上的鮮明特色——就事論事,開門見山,實事求是,經世致用。

    在鄭觀應《盛世危言》一書中,當然也包括他的財經思想體系,這些內容是他在隱歸澳門家裡時寫成的。鄭觀應的生活經歷,與澳門有密切的關係。其著作與思想中,尤其是他早期著作中,談及澳門的地方很多。他的很多思想的形成,特別是其財經思想的形成,與他在澳門生活時的親歷親聞及直接感受有很大關係。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