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09版:特刋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鄭觀應財經思想與澳門
列強掠奪 要識反搶
商戰核心 主權財政
貨幣國債 兩棲命題
民族銀行 十便八利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6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貨幣國債 兩棲命題



《盛世危言 · 鑄銀》書影——(引自《盛世危言增訂新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藏本)

    貨幣國債  兩棲命題

    在鄭觀應思路寬廣、跨度宏大的財經思想體系中,貨幣改革問題,是一個重要方面。《盛世危言》中專講貨幣的篇章,主要有“鑄銀”與“圜法”兩篇。其中鑄銀思想,是鄭觀應貨幣思想乃至其整個商戰思想體系中形成最早,也較成熟的部分,而“圜法”篇則是在二十世紀後出版的《盛世危言》八卷本中加上去的內容。

    貨幣,是介於財政與金融之間的話題,在鄭觀應時代,在《盛世危言》的論述中,它更偏向於財政話題——鑄銀,核心是有關國家貨幣主權的問題;金本位制,則是要解決在外債償還中的磅虧問題。

    像貨幣那樣介於財政金融之間的兩棲性話題,在《盛世危言》中還有一個,那就是國債。鄭觀應講國債,從第一版《易言》到最後一版《盛世危言》皆有“國債”篇,這方面反映了鄭氏對國債問題的重視,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國債在整個晚清經濟政治生活實踐中所扮演的實際角色。

    晚清七十多年裡,外戰頻仍,列強接踵而至,清朝逢打必敗,逢敗必賠;中國的國債問題,總體上與不斷的戰敗和不斷的戰敗賠款如影隨形。洋人的策略則是:敲詐賠款與放款取息,兩條機制平行互動,猶如狼狽為奸,如蟻附羶,交相榨取中國。鄭觀應闡述的國債思想,以“借外債不如借內債”為大前提,針對國家不得不舉借外債的現實,提出系列的政策建議及應注意防範的事項。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