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09版:特刋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鄭觀應財經思想與澳門
列強掠奪 要識反搶
商戰核心 主權財政
貨幣國債 兩棲命題
民族銀行 十便八利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6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列強掠奪 要識反搶



《盛世危言 · 商戰上》書影——(引自《盛世危言增訂新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藏本)


《盛世危言 · 商戰下》書影——(引自《盛世危言增訂新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藏本)

    列強掠奪  要識反搶

    十六世紀世界大三角貿易開始以後,“貿易”的觸角逐漸伸向了世界各個角落,不唯中國。列強到中國來,主要不是搶埋藏在地底下的東西,而是搶在中國經濟體系中循環流通着的東西,中國社會機體的血液——白銀貨幣。販鴉片為賺白銀,開口岸為通財路,興刀兵為索賠款,割地皮為據利源。中國方面,一切所失,俱可估值而論,可換算為錢財的損失。自晚明以來持續二百五十年的國際貿易順差所積攢下的十幾億兩白銀,為中國招來了盜賊。

    這一點,鄭觀應看得明白,《盛世危言》就是一部研究如何反搶錢的著作。

    要把晚清歷史的大道理說清楚,總是要從財經領域下筆。鄭觀應寫《盛世危言》,抓住了這一點。財經問題,是晚清歷史的中心問題;財經思想,在鄭氏商戰理論中具有核心地位。商戰實則財戰;習商戰,核心是習財經。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