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4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護爸使者》的土生情懷
女俠的侷限
藝術的自然實驗
沒有妳的明天《一起看星星》
亂世下的兒童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6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女俠的侷限

老 班

    女俠的侷限

    ——評“市民專場”《女俠無用》

    老    班

    當我們想起武俠電影、小說或是戲劇時,腦海中浮現的會是甚麼?不論是金庸的小說、陳可辛的《武俠》,還是張藝謀的《影》,各種藝術形式所描繪的英雄人物,似乎大多以男性角色為主。男性剛強、堅毅的武俠形象,漸漸深入民心,英雄救美的故事,也變得理所當然。繼《也許有一天》、《我係歌手》後,“澳門舞者工作室”製作的第三齣舞台劇《女俠無用》,卻試圖打破這種性別的刻板印象,證明女生也可舞刀弄劍,而男生亦可文質彬彬。

    向雲(馬曼莉飾演)是個對愛情遲鈍的女俠,某天她在廟口遇見正在賣畫的書生顧文賦(梁展鴻飾演)。可憐的他被芝麻和綠豆(分別由歐陽兆樺和吳杭捷飾演)兩名惡霸欺凌,被迫交付保護費;向雲見狀,打抱不平,教訓了兩人一頓。此時,向雲那身為當今宰相的父親(程文政飾演,兼演向雲師父),前來勸說她回府。向雲只好隨爹而去,並遺下佩劍;顧文賦拿了劍,伺機歸還向雲。一直想成為男兒身的向雲,某天向師父取得能使靈魂交換的丹藥,在與顧文賦見面之時,和他交換了身分。現在向雲深諳琴棋書畫,而顧文賦則武功高強。宰相察覺向雲的改變後大悅,為她安排相親;顧文賦亦降服了芝麻綠豆,令兩人拜他為師,他們遂向顧文賦透露,師父邪風(杜俊瑋飾演)正準備找顧、向兩人尋仇。生死攸關之際,顧文賦殺了邪風,但同時身負重傷;在他死前,兩人靈魂復原。向雲追蹤顧文賦的靈魂到達陰曹地府後,看見閻王(洪振宇飾演),他問向雲如何選擇身分時,她選擇了做回自己(即接受自己是女兒身的事實)。閻王給予兩人重生的機會後,他們在廟口重遇。故事就此結束。

    故事的中心思想十分明確,那就是通過這齣糅合了古裝武俠和歌舞功夫等元素的舞台劇,闡述無論男女,都應該無視社會對性別的刻板印象,做真正的自己;然而,此劇的劇情,卻處處令人質疑其表達的訊息。

    顯而易見,編導陳巧蓉試圖顛覆慣常的英雄救美套路,探討“英雌救男”的可能性。由向雲所唱的序曲《女誡無用》中,我們得知她不認同中國傳統女性所服從的《女誡》規條,喜歡我行我素;加上受到父親逼迫讀書的壓力,令她一直想自己是個男兒身。服用師父的藥後,她得償所願,成為男子(還可依舊在宰相府自出自入⁈)完成了打敗邪風的“英雄旅程”(註)。如此看來,調換身分之後,英雄救美的橋段依舊。雖然,陳巧蓉想以此劇情論證向雲到最後應接受自己,但筆者不禁疑問,向雲難道不是借助了男性的身體/特質,方能儆惡懲奸,間接證明,在武俠世界中女子不如男子的說法?另一方面,向雲在廟口救顧文賦時,利用了芝麻綠豆看不起弱質女流的心態,故作嬌柔使二人分心,出其不意地收拾了他們。她展示聰慧靈巧的女俠特質,與剛強的武俠形象有些不同,而這種特質,或許正是比典型武俠優勝之處。可是編導卻沒有在這點上着墨太多。向雲所找尋的“自己”到底是要以男性特質為中心的剛毅武俠,還是剛中帶柔、擁有女性特質的女俠呢?

    表面看來,劇中的反派有兩重:第一重是想要稱霸武林的邪風,第二重是引導向雲自我反省的閻王。在筆者看來,兩人雖與向雲的內心產生衝突,但問題的根源,其實來自社會對女性的看法,在劇中主要體現在宰相的態度當中。宰相分別在廟口兩次勸向雲回家,想她學會知書達禮,然後嫁個好人家。這是古代大家閨秀的命運。幸好的是,在劇中的宰相性格和善,沒有對向雲動用武力,只是以獨自養大女兒為由,企圖打動向雲。然而,宰相確實為交換身分後的向雲安排婚事,而此事卻在最後不了了之,令人費解。我們可以想像到故事最後,宰相強逼女兒的事也會陸續有來。向雲接受了自己,別人接受她嗎?由此可見,陳巧蓉把複雜的、社會性的性別不平等問題,簡化為個人的內心掙扎,無視了古裝劇的設置,也忽略了問題的癥結。

    與《也許有一天》和《我係歌手》不同,這齣劇以普通話演出,這對主要以廣東話為母語的觀眾而言,或許是種挑戰。在眾多演員當中,吳杭捷的普通話最為標準,而其餘大多數演員在說台詞時都或多或少帶有廣東腔。或許因為這點,程文政在飾演向雲父親時說普通話,而飾演向雲師父時卻說廣東話;一來可以避免普通話不通,二來以此分辨角色。不過,在看劇的整個過程中,表演語言頗為令筆者分心,眼球要在舞台和字幕顯示器之間來回穿梭,不住點頭,對整體的觀賞體驗打了折扣。話雖如此,筆者聽得出,演員在歌曲的咬字方面,確實下了不少苦功。馬曼莉雖然在唱最後一首《女俠無用》時因不夠氣而令最後一個字偏了音,但整體而言,她的現場演唱感情充沛、富感染力,堪比唱片質素。

    劇中有不少搞鬼笑點,引起了觀眾哄堂大笑,作為一齣喜劇,也是頗為成功的。梁展鴻一如以往展示了他盞鬼的演技,在唱《一劍鍾情》時,邊跳舞邊擦拭着佩劍,表現出他優柔寡斷的個性,同時引發笑聲不斷。在交換靈魂後,向、顧二人因月經、去廁所和洗澡等事鬧出種種笑話。歐陽兆樺和吳杭捷飾演裝腔作勢的小人物,在強作鎮定和不知所措之間反覆轉換,生動有趣。

    杜國康的燈光設計和林嘉碧的舞台設計相得益彰,在一個大“空台”之上建立了多重空間,營造了豐富的氣氛。大部分佈景以懸吊杆落下的方式呈現。紗幕右上方的圓框和藍光,構成了浪漫的月色;而廟口和宰相府則分別以圓形燈串和府內的橫樑展現,府中木凳的凳面是鏡子,在最後那場戲作反省的意象。在序和尾場中,六張長幕從天而降,演員在布幕後展現婀娜的舞影,加上台側的腳燈多彩閃爍的效果,使舞蹈部分更豐富多彩。

    總言之,“澳門舞者工作室”每年嘗試挑戰不同類型的劇目,探索舞蹈、歌曲和戲劇互動的可能性。他們不乏各領域的舞台工作者,然而要把不同元素有機地糅合在一起,無疑需要更廣闊的藝術視野。

    註:英雄旅程(Hero's journey)又稱為單一神話(monomyth),是敘事學和比較神話學中的一種公式(形式),廣泛應用在各種故事類型和戲劇結構。主軸圍繞在一個踏上冒險旅程的英雄,這個人物會在一個決定性的危機中贏得勝利,然後得到昇華轉變或帶着戰利品歸返到原來的世界。(維基百科)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