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1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人物)致敬,貝聿銘
(西窗小語)大公司耗巨資聘軍師搗工會
(聲色點擊)遲來的粽子
(斷章寫義)剩女與盛女
(句句是甘)一人輸液二千三百滴
(榕樹頭)端午節快樂?
(亂世備忘)穆長老
(筆雯集)誰人最聰明?
(夢裡聽風)算 命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6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夢裡聽風)算 命

谷 雨

算    命

    算命這玩意兒我以前很不以為然,最早一次正式見識算命還是我剛來澳門不久,那是三十年前了。當時在一家中學教書,一位比我年長幾歲的女老師有一天神秘兮兮地對我說:能不能陪我去算個命?

    What?剛從上海來一身正氣絕對唯物主義無神論者的我當場表示:不要去吧,都是騙人的把戲啊!

    “去吧,你就陪陪我,什麼都不用說。”女老師一定覺得我這個白話還沒學會的小朋友,是個可靠之人。

    最終我陪她去了那個算命先生處。記得是在三角花園附近,一個唐樓。走上黑乎乎的樓梯,按下門鈴時我也忍不住有些好奇。

    算命先生是個四、五十歲的瘦削男人,皮膚蒼白,似乎從不曬太陽,小小的單眼皮三角眼,嘴尖尖的向前突出,不笑,一臉認真。他問了女老師的生辰八字,再看了面相……。我已經想不起那個房間的陳設,只記得是個不太大,光線略暗的房間。

    女老師算完命下樓時,幾乎需要我扶着,剛走下樓,就在樓梯口哭了起來。

    算命先生一點不婉轉地對她說:你新婚,但這次婚姻必定會失敗,你的男人會很快離你而去。

    的確,當時女老師剛結婚,正在甜蜜的新婚階段。這樣一盆冷水潑下來,一定是難受得很。我忙安慰她:算命的話不用去聽,反正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

    只是,沒過兩年,那丈夫終於從珠海來了澳門,拿到了澳門證,幾乎就在同時拋下了女老師和年幼的兒子,去奔新生活了。

    不知道是算命先生算得準,還是潛意識裡定義了婚姻必將不幸,言行間有所影響,最後只能走向分手?只有天知道。

    另一次,是陪一位朋友去“摸骨”。這次這位盲人老伯說的都很準,準到去之前打定主意不算命的我,也忍不住伸出了手讓盲公摸了一回。

    (上)

    谷    雨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