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07版:澳聞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流感持續教局籲做好預防
(新聞小語)科技強警應對新型犯罪
觀音像以東擬建臨時休憩區
今驟雨炎熱
開放式理念助澳門學校可持續發展
澳門校園空間多樣化發展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5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開放式理念助澳門學校可持續發展



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 鄭劍藝助理教授


日本學校的教學單元,不同的學科教室圍繞多功能公共空間組成開放式教學環境,加強師生交流和學科交流


圖表


新舊結合的澳門學校校園

    開放式理念助澳門學校可持續發展

    回歸20年來,澳門特區政府堅持“教育興澳、人才建澳”的政策,澳門教育事業有了很大發展。隨著新城A區等填海項目推進,部分學校獲得整體搬遷新區,進行全面升級的機會;留在本島的學校亦可使用遷出的校舍擴充教育空間,澳門學校面臨一次跨越發展的機遇。如何把握機遇,緩解土地稀缺和空間局限的壓力,在高密度城市環境下營造高品質、可持續發展的學校,成為教育工作者、建築師和工程師的關注熱點。

    澳門科技大學於5月14日舉辦“澳門非高等教育學校空間與環境-可持續發展建築設計交流會”,邀請到澳門教青局、澳門建築師協會、澳門學校、澳科大人文藝術學院等各方嘉賓,從建築設計的行政管理、工程實踐、用戶需求、學術展望等相關議題展開交流,並組建專業志願者團隊每年對澳門學校空間和環境發展作出評估及提出改善建議,共同為澳門教育的可持續發展貢獻力量。

    空間擴展創新受限

    澳科大人文藝術學院助理教授鄭劍藝博士表示,澳門是中國近代較早接觸西方教育模式的城市,學校發展經歷了百年演變奠定了今天的基本格局。部分澳門學校歷史悠久且位於舊城區,部分學校依託辦學團體自身擁有的土地建設學校,部分學校因城市發展和功能的改變而新建或者遷移,構成了今天澳門學校分佈和校園特色的多樣性和複雜性。另一方面,澳門學校教室空間普遍採用傳統模式,即“走廊+教室”的簡單二元模式。

    鄭劍藝博士指出,回歸以來,政府每年投入大量資金新建和改善學校空間和環境。澳門非高等教育學校空間和環境有了較為顯著的提升,據近期政府發佈的數據顯示,澳門人均學校面積從2002年的7.14平方米增加至2018年的12.4平方米,增長了約73.7%。然而與鄰近地區相比,澳門高密度城市環境制約了學校空間的發展,表現在佈局創新和空間擴張受限。

    教育理念、教學模式、教學空間是相輔相成的有機整體。澳門學校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各有特色,同時也應借鑒先進地區的經驗,推廣開放式和複合型教學空間。

    開放式學校和傳統封閉式學校相比,教學空間規劃設計具有不同的空間邏輯。日本著名的教育建築研究者和建築師長澤悟教授指出,未來的學校空間應包含十種功能,從獨立教學空間向班群教學空間轉變,甚至突破僵化的教室走向學科型教室。

    在中國台灣、新加坡、日本等地已有許多學校採用這種模式。台灣的佈局模式較為緊湊,包括直排式、圓弧型、門字型、口字型、梯形、其他。新加坡的佈局模式體現氣候環境,採用院落式佈局加強通風。日本的佈局模式更強調空間的多功能整合,多用途可變的彈性。

    打破隔閡突出學科

    雖然班群教育空間增強了學生之間、學生老師之間的互動,但空間本質仍然是一種“普通課室+專科課室”的模式。日本和台灣一些學校更加大膽地取消了班級教室,打破了班級和年級概念,採用班級基地(Home base)作為學生交流、活動、情感的原點,班級基地同層佈置不同學科教室,強化了每個學科擁有自身特色的學習環境。班級基地設有學生置物櫃、休息空間、交流空間,根據課表“跑班”上課。

    上述分析可見,班群空間模式打破普通教室的墻體隔閡,增加了班級之間的互動空間,使教與學更加透明和開放。“班級基地+學科型教室”模式則完全打破了傳統班級教室的模式,形成了類似大學科系模式,強調了學科教室的特色,更提高了教室的利用率,有助於學科交叉和節約教室空間。這兩類新模式在澳門學校中尚未出現,值得引起教育工作者的關注,並在未來的學校建築設計中進一步探索。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