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4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演技實力派大迸發
大象為甚麼席地而坐?
話劇《父親》觀後感
住進歷史的幻覺
香港73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5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話劇《父親》觀後感

朗 月

    話劇《父親》觀後感

    朗  月

    一位劇作家說:“一個好劇本和一位好演員,兩者能相遇是一種緣份”。觀眾如能欣賞到這麼的一齣好戲,那應該是他走運吧。今晚一眾戲劇發燒友慕名來到文化中心,欣賞以香港戲劇之父毛俊輝先生(人稱毛Sir)當男主角的話劇《父親》。

    《父親》的來頭不小,它是法國炙手可熱的劇作家——霍理安的作品,榮獲二○一四年法國莫里哀戲劇獎最佳劇本;二○一七年獲香港第廿七屆舞台劇獎四大獎項,毛Sir憑此劇獲封最佳男主角。

    故事述說的是一名年邁的父親André,患了腦退化症,即“認知障礙症”,女兒為了好好照顧他,不理同居男友Pierre的強烈反對,決定接他回家一起生活,從此,三人行的生活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要知道“認知障礙症”並不是一種能痊癒的疾病,患者會出現抑鬱、暴躁,產生古怪的幻覺、脾氣日差,漸漸失去獨立生活的能力,其最可怕之處是,到了中晚期就連至親也會遺忘。而André和Anne之間的矛盾還因為Pierre對父親的嫌棄而日益加劇,Anne極度苦惱,是否要為了追求跟男友的美好生活,把父親送去老人院終老?

    一道刺眼的強光突然劃破了漆黑的舞台一閃而過,神情迷茫的André不停地喃喃自語,他在找尋一隻遺失了的“手錶”,André說他很重視時間,他有兩隻手錶,一隻戴在手腕,另一隻在腦子裏,但是戴在手上的錶卻經常遺失,生命用時間計算和記錄,時間,是戲裏極具象徵意義的重要元素,時間和生命他已無力掌握,在他的指縫間悄悄地溜走,儘管他曾是一個成功的專業人士。

    整劇的演出團隊可說是重量級的組合,但仍是以演父親的毛Sir最具吸引力,他把André因腦退化而認知功能逐漸衰退,並因之而來的不同情緒包括固執、妄想、迷失、恐懼、憤怒、故作幽默,以至最後的軟弱無助得一如待蔭庇的小孩,表現得細膩豐富。坐在觀眾席的我們,也因他的情緒變化而不安、感慨、悲哀,種種複雜的情感油然而生——畢竟,我們或許終究都會走上這條路、或許我們都已人到中年。儘管我們暫時還未如André般,由初時的“呢度真係我屋企?”發展到最後的“我係邊個?”但是,這只是程度的問題而已。當我們因為他跟新來的女看護的童真對話,因他不忘問Pierre拿出買手錶的發票來作實的舉動而捧腹大笑的同時,想想也許會有一天,被笑的對象就是自己。

    全劇的燈光及佈景設計也非常出色,為劇情的發展及推進加強了力度也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由開始時的溫暖家居陳設,小客廳、小飯廳、整齊的書架,昏黃的燈光下André獨坐看報,數次如電擊的閃光過後,呈現觀眾眼前的場景,空蕩蕩的舞台只餘下一張病床,孤獨的父親頹然倒下,悲涼地在問:我是誰?

    情景令人震撼,心在悸動。尤幸整劇沉鬱和震懾中仍語帶風趣,節奏和氣氛都非常明快,不至令觀眾墮到鬱結的情緒中,心靈和劇情相通,這絶對是導演和編劇的功勞。毛Sir的演技更是無懈可擊,唯筆者感到不足的是,全劇只能帶出人之生老病死的無奈及無力感,人生的下半場該如何走下去?即使如此,仍覺得香港話劇團的選材很好,因為,這的確是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認真面對的問題。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