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4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演技實力派大迸發
大象為甚麼席地而坐?
話劇《父親》觀後感
住進歷史的幻覺
香港73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5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演技實力派大迸發

梁錦恩

    演技實力派大迸發

    ——港味爆燈話《翠絲》

    梁錦恩

    惠英紅憑電影《翠絲》獲第卅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最佳女配角殊榮,同片袁富華奪得最佳男配角獎。至於同樣以該片角逐最佳男主角獎項的姜皓文(黑仔),就輸給了另一部電影《淪落人》的主演黃秋生。這部極具香港味道的港產片,早在去年就獲得很多人的關注,並且獲得不少獎項,例如:袁富華在第五十五屆金馬像就勇奪“最佳男配角”獎項,今次在香港金像獎中再下一城。而惠英紅在第十三屆亞洲電影大獎中也獲得“最佳女配角”殊榮,在金像獎的再次獲獎,更證明了她的演技再一次被業界和觀眾認可。

    《翠絲》(Tracey),由新晉導演李駿碩執導,他在二○一五年完成英國劍橋大學性別研究哲學碩士課程。影片講五十一歲已婚有兩名子女的佟大雄(姜皓文飾),一晚深夜接到倫敦來電,得悉好友高正逝世。高正的同性丈夫阿邦(黃河飾)是一名年輕作家,他正要把高正的骨灰帶回香港,奈何遇到重重的困難。與此同時,大雄又重遇昔日認識但失散多年的打鈴哥(袁富華飾)。這時,佟大雄的長女佟碧兒(余香凝飾)婚姻觸礁。在事情的推進及阿邦的誘導下,佟大雄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個錯誤地生於一副男性身軀的女性。然而此驚天秘密一旦揭示即一發不可收拾:他決定要變性成為女人。然而佟大雄的妻子安宜(惠英紅飾)歇斯底里地堅拒接受這個事實,佟大雄的幼子佟立賢(吳肇軒飾)赫然發現父親的另一面頓感十分迷惘,究竟大雄要如何處理?

    黑仔姜皓文,平時在影視作品裡都是扮演剛陽氣十足的角色,令次飾演內心充滿女人心態的跨性別角色,對他確是一個極大的挑戰。導演通過數場回憶戲,帶出了大雄自中學期間就開始喜歡同學阿正,只是不敢正面表白,到後來他結婚生子,阿正丈夫的出現,使他的生活起了波瀾。觀眾慢慢才知道,大雄回到錶舖的閣樓後,總是拿出女人衣褲穿上,然後躺在帆布床上面睡一會,靜靜地享受“做女人”的感覺。影片中,大雄時常徘徊在男與女之間,內心無比痛苦。在閣樓上,他享受屬於自己的寧靜一刻。但回到現實,又怕面對街坊的閒言閒語和世俗眼光。這個角色的確很難掌握,例如有一場戲:與妻子大吵後,他在洗手間沖涼,然後拿出刀片自殺。這場戲姜皓文拿捏得宜,演得十分投入,給觀眾的感覺很震撼。當然,他很努力去演繹這個角色,但是在角逐最佳男主角時候,依然輸給了對手《淪落人》的黃秋生。正如黃秋生在說獲獎感言時提到,自己以零片酬出演該角,自己坐在輪椅上用上半身演戲就得獎,因為戲中的主角與自己近幾年的遭遇太相似。事實上,一個演員遇到能夠發揮演技的好角色,的確是很重要的。而黃秋生就用實力證明了這一點。

    說到實力,在《翠絲》裡扮演姜皓文太太的惠英紅,近幾年成為了各大電影頒獎禮的常客,這次在第卅八屆金像獎中再下一城,足證其實力非凡。對片中丈夫大雄的內心秘密,身為太太的安宜早就發現了蛛絲馬跡(在衣櫃內看見了不屬於自己的性感內衣)。她問丈夫是否出軌,大雄堅持說沒有。她回答一句:“我寧願你是出軌”,她只是猜測,但不敢點破。最精彩的是大雄在家中大廳向安宜攤牌的一場戲,雙方激烈爭執,痛哭流涕,甚至扭打成一團。大雄那一句:“你畀我做女人啦!”對結婚多年的安宜來說,是一種令其崩潰的打擊。其實,安宜只想做一個安份的家庭主婦,所以她說:“我已經習慣咗佢,又點樣適應新嘅人,新嘅生活?”、“能唔能夠將就一點,就咁樣畀佢過去?”影后即是影后,演技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眼神和肢體語氣都交足了戲,精準地演繹了無數女人的萬般無奈。整部電影,單以姜皓文和惠英紅兩人的對手戲,就值回票價。兩個人的演出,的確擦出了火花。但惠英紅的表演是有層次、漸進式的,從猜疑到攤牌,情感最後來一個大爆發,把情節推向高潮,也帶動了觀眾的情緒。從《血觀音》到《翠絲》,她能夠把角色理解通透,或者與她多年的人生經歷有關。即使是近期在無線熱播的《鐵探》一劇,姜皓文與惠英紅也有很多對手戲,而她所扮演的警方高層萬晞華,熱衷權鬥,想成為警隊一姐,行事霸道,最後連兩個兒子的性命也搭上。惠英紅把這個狠辣角色演得絲絲入扣,獲得了不少觀眾的讚好。

    所謂“牡丹雖好,也需綠葉扶持”,除了惠英紅這個女配角之外,其實,《翠絲》裡另一個男配角的精彩演出,也為該片增添不少色彩。他就是由袁富華飾演的“打鈴哥”,一位梨園弟子,以扮花旦出名,其實內裡由始至終都想做真正的女人。在片中,袁富華的戲份不多,但他對大雄的心路歷程的演變帶來了很大影響。他的角色起着承上啟下的作用。因為阿正,大雄才在酒樓重遇昔日老友、粵曲名票乾旦(即男人演旦角)“打鈴哥”。打鈴哥的出場,站在台上,身穿長衫,顧盼自如,配上輕柔的蘭花手,一舉手一投足,都千姿百媚,把一個男身女心的角色演活了。“打鈴哥”愛乾淨,愛作女性打扮,卻住在天台屋,生活可謂潦倒。當大雄與他重遇,最後更隆重打扮一番去酒吧狂歡,“打鈴哥”才找回真正的自己。結果,樂極生悲,他在女洗手間因心臟病發而死。正是他的遭遇,才使大雄下定決心去做變性手術,最後成為了真正的“翠絲”。不說不知,袁富華在圈內打滾了很長日子,在不少電影中都客串過,更是一位舞台劇演員。現實並沒有令他放棄做演員的夢想,才成就了今天的他。正如他在金像獎上的感言:“這是給一個從事演藝事業三十年的人的肯定,也代表我廿四歲所做的決定沒錯。”因為他明白,戲無大小之分,只有“戲比天大”的道理。

    《翠絲》是一部很有港味的電影,大膽地探討了跨性別、同性戀、易服癖等問題。當中有不足之處,但不失為一部誠意之作,尤其一班演員更是居功至偉。該片上映之前,更被宣傳為香港版的《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丹麥女孩》取材於真實故事,描寫史上第一位接受變性手術的跨性別者,丹麥畫家埃納維格納透過手術成為莉莉艾勒伯,以及和他的妻子之間的故事,還有他們的心路歷程與轉折。兩者是否有同工異曲之妙?大家不妨去看看比較一下。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