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4版:小說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循環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3月15日 星期
 
  放大 縮小 默认        

循環



    循環

    一

    我永遠不會忘記遇見他的那一晚。

    那一晚,我剛在醫院洗完傷口,獨自走到醫院的天台,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我走到天台的圍欄旁往下看,這間醫院總共有二十層樓高,如果我現在跳下去,會發生甚麼事呢?我會以怎樣的姿勢降落在地上呢?我的頭部會否爆裂然後血淋淋的腦漿灑滿地上呢?我跌在地上的那時,自己會否嘗到血的腥味呢?那一刻,我多想跳下去!

    “小姐,你不小心掉下去的話,我救不了你。”身後有一把男人的聲音跟我說。我轉身看到一個穿着深灰色西裝的男人,應該只有三十歲左右。他接着說:“不想掉下去的話,就不要太靠近欄杆。”我疑惑地看着眼前這個男人,並沒有回答。他笑笑說:“我還是不打擾你了,也希望你不要打擾我,我現在只想靜靜地欣賞這片看不到星星的天空。”我突然覺得這個男人挺有趣的,我問他:“沒有星星的天空,有甚麼值得你欣賞?”“也許別人覺得燦爛的繁星才是主角,天空只是配角,但是在我心中,沒有天空,那麼星星要懸掛在哪裡?天空才是萬物的主角。”這個男人說話有點道理,讓我想繼續和他聊下去。本來我以為我今晚會痛不欲生,沒想到一個男人打斷了我的自殺計劃,這個有趣的人就這樣闖進我的世界裡。出於想找尋安慰也好,想化解苦悶也好,我想認識這個人多一點。我問:“你為甚麼不回家休息?”他想也沒想就回答道:“因為有壓力。”我再問:“有壓力和不回家有甚麼關係?”他看着我說:“問題小姐,你這麼愛發問,要不然你先答我一個問題好了,你剛剛是真的想跳下去嗎?”被問到這個我並不想回答的問題時,血液迅速地向臉部上升,我趕快別過臉避開他的眼神。他沒等我回答便繼續說:“反正我不認識你,說真話也不用害怕你會告訴別人。回到家我也要繼續工作,而且家人會給我無比的壓力,我在這裡反而可以偷懶。”我由頭到腳盯着他看一遍,一看就知道他身上的西裝和皮鞋都不是便宜貨。“小姐,你這樣看人,很沒禮貌的。”他不耐煩地說。“我只是在猜想,你為甚麼會在醫院?”“我來看醫生的。”“看甚麼醫生呀?”我接着問。“那麼你為甚麼想跳下去?”我嘟了嘟嘴說:“我還是不問你好了。”他頭也不回地準備離開,他背着我說:“所有問題都有解決的辦法。別想太多,早點回家吧!”我還來不及回應他,他便已經自我的視線中消失。

    再次見到他已是半年後的事。在這半年當中,有時候我懷疑自己看到的是幻覺。如果那個時候他沒有出現,也許我已經爆了頭顱,腦漿四濺地躺在某一個地方永遠沉睡。這天,我又在醫院看到他。剛看到有一輛計程車停在醫院大門外。我打算跑過去,沒留意身旁的人,結果不小心撞到了一個男人。他很高大,比較嬌小的我整個人跌倒在地上。被我撞到的男人倒是很有禮貌地扶我起來,我一抬頭看,就認得他,但是我怕他不認得我,擔心尷尬所以沒有相認。誰知道他先開口說:“你是那位天台小姐。”沒料到他會認得我,我突然害羞起來,只是簡單地回了一句:“嗯。我要走了。”我走到醫院門口,但是那輛計程車已經走了。過了一會兒,有一輛黑色的跑車停在我的前方,對方把車窗搖下來,是他,他說:“剛剛害你的計程車走了,我載你吧。”我有點不好意思但因為趕時間上班,只好坐他的順風車。老實說,我沒有想到這男人還挺有紳士風度的。自那天起,我每天都收到他送來的玫瑰花。那時還沒有想過我們背景之間的距離,只是很陶醉那一刻所擁有的甜蜜。我們很自然地走在一起,不到半年便結婚了。我們曾經有過一段很快樂的時光,但其他的我情願忘掉。

    二

    有一晚,我們一起參加他朋友的聚會,我非常緊張,這是我第一次見他的朋友。我選了一件白色棉質連身短裙,化了淡妝,興高采烈地從房間走到客廳去找正在講電話的他。他看到我,皺了皺眉頭然後繼續講電話。他掛了電話後問我:“請問你這一身的打扮是甚麼造型?”我感覺好像自己做錯事似的,小聲地說:“舒服的裙子。”“我不是要你穿得舒服,我是要你穿得漂亮。這是我第一次帶你出去和朋友吃飯,你總要給我點面子吧!”我聽他的話換了一條黑色蕾絲短裙,化了一個完全不像自己的濃妝。我們到達餐廳時,他的朋友熱情地和我們打招呼。坐下來後,侍應問我要喝紅酒還是白酒,我不知道該回答甚麼,只是呆呆地看着坐在我身旁的他。他禮貌地和侍應說:“她不喝酒的,你先給我一杯紅酒吧,謝謝!”幸好他在我身邊,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甚麼酒要配甚麼主菜。他的其中一位朋友對我說:“現在很少人不喝酒的,你是對酒精過敏嗎?”“不是啦,只是我不曉得甚麼酒該配甚麼食物。”他搶着回答:“我喜歡不會喝酒的女人。”我那時卻意識不到他的意思,反而說了真話:“我和朋友們去吃火鍋的時候都喝啤酒。”他的朋友哈哈大笑說:“你應該是一位非常直率的女生,總比那些裝模作樣的女生好。”當時我已經感覺到他臉上不愉快的表情,便不敢再多講話。剩下的時間,我都是乖乖地坐在他身旁,不敢再和他的朋友聊天。回家的車程上,他一句話都沒有和我說,我知道他在生氣,回到家也不敢主動和他說話,只想早點洗澡睡覺。正在走向浴室的時候,他把我叫停:“你給我站住。”我停下來,心有不甘,不明白他為甚麼要無緣無故發脾氣,不耐煩地問:“怎麼了?我今天又得罪你甚麼?”我不是這天才知道他的壞脾氣。“你知道為甚麼我一開始會對你有興趣嗎?”我搖搖頭,他繼續說:“我查過你的病歷,我知道你要去醫院的原因。”我驚訝地問:“那是我的私隱,你怎麼可能會知道我的病歷?”“有錢的話,甚麼都可以。”我不知道該說甚麼,只安靜地站在原地。我一早就知道我們的世界是不一樣的,只是我萬萬沒想到錢能夠買到一個人的私隱。我的安靜反而激怒了他,他大吼:“你只是一個被前男友虐待的犯賤女人,你嫁給我後,我待你像公主一樣,你為甚麼不能夠學聰明一點?”“我真的不知道你會這麼在意你朋友對你的看法。”“我怎能不在意呢?如果你是一個有家底的人,也許你可以在生意上幫到我,但你甚麼都沒有,我反倒要照顧你的日常起居飲食。今天只是想你在朋友面前可以表現得正常一點,你也不能。難怪你的前男友會虐待你,誰對着你這個笨女人也不會好脾氣。”他的話深深地刺傷了我,那時我才知道原來我在他心目中只是一個地位卑微的可憐女人。

    三

    我到了後來才知道他常常壓力大到有嚴重的頭痛,所以他常常要去醫院買醫生開的特效止痛藥。有一次,他的公司發生了一些狀況。那晚,他被他的爸爸叫去書房裡訓話。我在房間裡等他等到很累,我不知不覺地睡着了。睡醒時,我看到窗外有微微的光線。我看一看放在櫃上的鬧鐘,原來已經早上六時了,但是仍然只有我一個在床上。我穿了外套想要出去找他,猜想也許他已經上班了。我經過書房,我才發現原來他的爸爸還在訓話,隔着房門我也能清楚地聽到他的爸爸在罵他:“我怎麼會有一個這樣笨的兒子?養一隻寵物好過養你。我把你養到這麼大,原來你的腦袋早就掉到街上。你這個長得高大但腦袋空空的傻子。”那一刻,我覺得他好可憐,真不敢想像,他的家人給他的壓力。

    終於到了早上的七時,他從書房走出來,他從我身邊走過,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我跟着他走回房間,拉住他的手問:“公司怎麼了?”他煩躁地回答道:“說了,你也不會明白。如果你是某大型公司的管理層,也許你就會懂,但是你不是。”我心裡覺得無奈得很:“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你就已經知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我不是甚麼富二代,你為甚麼最近常常攻擊我這一點呢?”他甩開我的手說:“因為你完全不能幫我的忙,而且還一直給我添亂。”“我哪裡給你添亂了?”“上次你不能在我朋友面前表現正常就是給我添亂。”“那一件小事你也能說這麼久,難道你不會悶?搞不好你的朋友一早已經忘了我當天說了甚麼。”我反駁他說。他一手把坐在床邊的我拉起,大力地把我推倒在地上。我被他這樣的舉動嚇到愣住了,他大聲罵我:“我已經被爸爸訓話了一整個晚上,你還嫌我不夠煩嗎?”我忍不住哭:“你父母給你壓力關我甚麼事?為甚麼要發洩到我身上?”他瞪着我,之後拉着我的手臂,我以為他內疚把我推倒在地上,誰知道他用力地把我的衫袖扯爛,我的整隻手臂赤裸裸地暴露在外。露出來的部分正好便是我被前男友用刀刺傷的地方。他用兇狠的目光看着那道像一條淡紅色蚯蚓的疤痕,我用手蓋住那道疤痕。我並不是故意要隱藏,只是自然反應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醜陋的一面。“把手拿開!”他低聲地命令我,我並沒有按照他的說話去做。他蹲下來看着在地上的我,他大聲喊:“我叫你把手拿開,你沒聽到嗎?”接着他撥開我用來蓋住那道疤痕的手,他發了瘋似的用指甲在我的手臂上狠狠地刮那道疤痕。我用另外一隻手擋住他,可是他的力量比我大得多,我根本阻止不到他。直到深紅色的鮮血在我手臂上一滴滴地滲出來,他才停手。他驚訝地看着我手上的血,他好像突然整個人醒來。他用手摀住嘴巴輕聲地啜泣,他誠懇地看着我對我說:“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怎麼會這樣。這陣子我真的壓力太大,我控制不到自己。”我想到他從小就在這樣一個沒有愛的家庭長大,我同情他,我看到他彷彿就看到了自己當初怎樣被虐待,所以這次我選擇原諒他。

    不久後,他和他爸爸再次有爭執的時候,我又再一次成為了他的發洩工具。幸好,這次他只是把我推倒在地上,並沒有把我傷害到流血。我當時真心地慶幸他只是這樣對我。

    後來我才重覆問自己,難道我要等他把我打到頭破血流我才知道痛嗎?難道我要再次被男人打到進醫院,我才知道這些行為是不可以接受的嗎?我不想讓過去一直無限地循環,我決定我要和他分開冷靜一下。

    我沒有等他回家,便把自己的衣服都搬去好朋友的家。沒有他在身邊的日子,我才明瞭我們是一對多麼可憐的情人。他會喜歡上我是因為我和他都是被虐待的那一個。這輩子注定了他的父母便是他的施虐者,他的父母剝奪了他應有的那份最原始的愛,在這樣的環境成長,他走不出自己的困境,久而久之,當他遇到比他懦弱的人時,他便從受害者變成加害者。他要用同樣的方法去懲罰別人,言語傷害或者使用暴力可以讓他暫時忘記自己是那個無能為力的受害者。他和我一樣同樣都是被虐待的無辜者。我們都是同一種人,所以我們才會互相吸引。我不敢說他不愛我,他只是用了他父母愛他的方式來愛我,因為這是他唯一認知的愛。

    四

    一個月後,我的月經沒來,我發現我懷孕了。我沒有勇氣和他見面,當時我是打電話告訴他的。他在電話的另外一端沉默了一陣子才開口說:“你回來吧!你住在朋友家肯定不方便。”我說:“我需要時間去考慮我們的未來,我不想讓過去一直都在重覆,我只好先作出改變。”“我會搬出去,我只是不想讓你一個孕婦一直住在外面。在這裡我還是會回來照顧你的,但是我絕對不會騷擾你。我會給你足夠的時間讓你好好想清楚。”他遵守了他的承諾,在我懷孕期間,他每天都來照顧我,他對我的無微不至讓我差點忘了他當初怎樣虐待我。

    九個月就這樣過去了,有一天,他買了中餐來給我吃。我正走向飯桌的時候,覺得我的下體有點不對勁,我再看看地下,尷尬地問他:“為甚麼這裡會有一灘水?我是不是失禁了?”他看了我一眼再看到地上的水說:“傻瓜,你是穿了羊水,我們現在馬上要去醫院。”“去醫院?預產期是下個月,所以我甚麼都沒準備。”他扶着我,把我帶到沙發旁,溫柔地說:“你坐下來,我幫你收拾你在醫院要用的東西。”“你一個大男人怎會知道一個孕婦要甚麼?”“我很早以前已經上網查過了資料,我知道你和寶寶需要甚麼的。”我驚訝地看着他,他看到我正在盯着他看,他害羞地說:“你先休息一會兒吧。幸好,我幫你和寶寶一早買了一些日用品,我一直都放在車上。”我看着他忙碌地收拾了我們需要的東西,那時候,我就相信他應該會是一位好爸爸。我站起來,想去換件衣服再進醫院。看到他正在忙,所以不打算打擾他,自己走進房間換衣服。他應該是突然發現我不是坐在沙發上,所以走進房間裡找我,深怕我會有危險似的。他並沒有敲門,直接打開門便走進來。那時,我剛好脫了沾滿了羊水的衣服。他看到了我赤裸裸的身體,我只懂得呆呆地看着他,雖然我們曾經是夫妻,畢竟我們已經分開了一段時間。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微笑說:“我第一次看到孕婦的肚子,難怪別人都說孕婦是最漂亮的。”聽到他這樣說我馬上滿臉通紅,他不好意思地向我解釋說道:“你不要誤會,我不是以情色的角度看你,只是我覺得媽媽都很偉大。”他的視線離開了我的身體,他走到睡床旁,拿起放在床上的衣服問:“你是否打算穿這件?”我點點頭表示對。他把衣服交到我手上,然後說:“你自己小心點穿,我在客廳裡等你,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儘管吩咐我去做。”他把門關上離開房間後,我想起這間房曾經有着無數我們倆的幸福快樂回憶,為了他一時生氣做的事而放棄本來美滿的婚姻生活值得嗎?我穿好衣服後,一打開門便看到他站在房門,他說:“害怕你會摔倒,所以不敢走太遠。”我笑着對他說:“我一直以來都很強壯的。”他對着我甜笑,然後牽起我的手說:“我已經收拾好日用品了,我們現在去醫院吧。如果有甚麼漏掉了的話,我可以再回來拿或出去買,所以不用擔心。”

    我們到達了醫院,陣痛越來越嚴重。我痛到滿頭大汗,他一直在我身旁,一隻手牽着我,另一隻手用毛巾輕輕地幫我擦汗。之後我已經痛到記憶模糊,只記得痛到我不能再忍受的時候,突然聽到小孩哇哇大哭。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們的女兒已經平安出生了。她的身體好軟,我抱着她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抱着一個胖嘟嘟軟綿綿的饅頭一樣。小小的她依偎着我,我看着正在熟睡的她,我終於有了答案。

    五

    “小語,你今天第一天上小學,開心嗎?”

    “是不是會有很多小朋友和我一起玩呢?”

    “對呀。”

    “我很開心我要上小學,我也很開心爸爸媽媽一起送我上學。”

    “因為小語很乖呀!”他蹲在地上溫柔地和我們的女兒說。

    我們在學校的門前看到了小語的幼稚園同學,她歡喜地拉着同學的手走進學校裡了。她的小手鬆開我的手的那一刻,我雖然捨不得,她長大得太快了,但是看到她健康快樂地成長,我更加清楚我當初的選擇並沒有錯。我要保護她,那麼這便是我唯一能為她做的。

    我們送了小語上學後,要各自準備上班。他問:“載你去上班?”我搖頭說:“不用了,我想自己慢慢走路上班,然後在路上買一杯咖啡。”他回答:“嗯,那好吧!期待我們周末一起去野餐。”我看着這張我曾經多麼熟悉的臉龐說:“再見!”“再見!”他的一聲再見勾起我們曾經有過的回憶。

    一直以來,我都在等他改變的那一天。整個懷孕期間我們都很開心,他對我非常非常的細心。本來我打算生了小語之後,我就會原諒他,就會和他復合,但我抱着小小的小語的時候,我清楚明瞭到我要用盡全力去保護她。

    記憶猶新,我還清晰地記得當天他問我他可不可以抱小語,我說:“當然可以,她是你的女兒。”他抱着小語用慈愛的眼神看她,我從來沒有看過他這種眼神,我知道他會是一個好爸爸。他說:“我們是真正的一家人。”我聽到他這樣說,我的鼻子一酸,我說:“是啊,我們是一家人,但是我不會是你的老婆。”他疑惑地看着我,我忍着眼淚,用顫抖的聲音問他:“我感覺到你很愛小語,你能想像如果有一天,她問她最愛的爸爸,她的男朋友辱罵她怎麼辦,你會怎樣回答?”他紅着眼睛說:“我會叫她永遠不要理會那個男孩。”我接着問:“如果有一天小語被老公打傷了,回家去找你哭訴,你會怎麼樣?”他哭着強笑說:“我想我會恨不得把那個男的殺了吧。”他忍住淚水勉強擠出一點笑容的臉讓我好心疼,我向他說出我的心底話:“我不敢想像有一天她聽見你罵或打我,她會有多害怕。我不敢想像她從小就要在這樣的一個環境成長,然後,她會覺得女孩子這樣被對待是對的,她長大後自然會接受男孩這樣對她。我當初就是被前男朋友虐待,所以我容忍你不停侮辱我。當時的我,已經習慣和接受了這樣的對待。如果她在這樣的一個家庭長大,她只會走上我走過的路,我不希望這樣。我深信你是一個好人,你也會是一個好爸爸,但是你的家庭對你的影響依然都在。我知道,你的火爆脾氣都是因為你的父母給了你很大的壓力,你不知道如何釋放,所以你將脾氣發洩在別人身上。你唯有從受害者變成加害者才能減少你的痛楚。你用你父母對待你的方法去對待別人,就算你明知道這些行為有多麼的錯。我不想讓不堪的生活不停地循環,我想停止這一切,我不希望我們的女兒會被過去的種種牽連。”他哽咽說:“如果未來有一個男孩對小語做我對你做過的事,我會毫不猶豫地叫她離開他。我抱着她的那一瞬間,我才發現我對你做了不可被原諒的事。我看着小語,她就像是一位小天使,安靜地睡在我的懷抱中。我看着她緊緊閉上雙眼,只想保護她,那時我才知道,我沒有盡到我的責任去保護你。”我看着他難過的神情,眼淚也跟着一滴一滴滑過我的臉頰。我心痛得說不出話來,因為我知道這次我們真的要說再見,我們始終要為我們的愛情寫上一個句號。他用手輕輕地摸着我的頭說:“謝謝你,生了這麼可愛的小語,謝謝你,生了我們的女兒。因為你們,我學懂了愛。”

    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