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3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活在東瀛)宿泊多選擇
(圖文配)《三字經》優越模式的繁衍
(二弦)中國的“足球強國夢”
(斷章寫義)男人,你不需要比我優秀?
(聲色點擊)人生第一考
(古今亂炖)遊襄陽鹿門山記
(杏林外史)“整容”的康熙畫像
(筆雯集)光安耕釣 方慕巢由
(素手拈來)語錄的故事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3月15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筆雯集)光安耕釣 方慕巢由

冬春軒

光安耕釣    方慕巢由

    光安耕釣,方慕巢由。

    看“光安耕釣”這題目,我想到元代鮮于必仁的《寨兒令》題為〈隱逸〉。曲云:“漢子陵,晉淵明,二人到今香汗青。釣叟誰稱?農夫誰名?去就一般輕。五柳莊月朗風清,七里灘浪穩潮平。折腰時心已愧,伸腳處夢先驚。聽!千古聖賢評。”話題只説到“光”,但曲寫的卻加入了“明”(淵明)。原因是説的“隱逸”,成雙成對又何妨。不過話題的重點還是放在“光”方面。光者嚴光也,字子陵,會稽餘姚人。少曾與光武帝(劉秀)同遊學,有高名。秀稱帝後,嚴光變姓改名隱遁。秀派人見訪,徵召到京,授諫議大夫,不受,退隱於富春山。後人稱他所居遊之地為嚴陵山、嚴陵瀨、嚴陵釣壇。事見《後漢書 · 隱逸傳》。

    《寨兒令》曲的大意説:漢代的嚴子陵,晉朝的陶淵明,兩者至今留美名光耀於史冊。漁、樵兩者又豈為人重視?五柳莊上月朗風清,七里灘浪靜潮平。曾經是五斗米折腰的時候,心中十分慚愧;伸腳撑向皇帝肚皮時,確實感到心驚。且聽!歷代聖賢對他們的評定。原來漢光武帝劉秀與嚴光是相識於微時的同學老友,感情甚篤,如今劉秀雖已為皇,對嚴光一見如故,邀他到宮中共睡一床。嚴光在夢中一腳踏在那老友皇帝腹上。嚴格來説,罪屬犯上,所以説“伸腳處夢先驚”。嚴光驚魂甫定,這諫議大夫之官不幹也罷,溜返故鄉耕田種地,垂釣於富春江畔。

    另一位隱者是東漢的薛方,字子容,嘗為郡掾祭酒。王莽秉政,以安車(有座位小車,以別於只可立乘的車)迎接,卻被薛方婉拒。據《漢書 · 鮑宣傳》附薛方載:薛拒仕的理由是:“堯舜在上,下有巢由,今明主方隆,唐虞之德,小臣欲守箕山之節。”王莽沒有勉強他,相傳巢父、許由皆為堯時隱士,堯欲禪位於巢、許皆不受,隱居於箕山。“小臣欲守箕山之節”,意即隱居。

    冬春軒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