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2版:攝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平實中見不平凡
守得雲開見星星
魔幻的現實
會 訊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9 1月12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平實中見不平凡

攝影:艾文斯/文:杜 然


美國街招


《損壞》,攝於經濟大蕭條前夕。


紐約地鐵乘客


《Allie Mae Burroughs》,一九三六年攝於阿拉巴馬州。


艾文斯鏡頭下的古巴影像

    平實中見不平凡

    ———艾文斯的現代攝影文學

    攝影:艾文斯/文:杜  然

    若要選出美國史上數一數二的攝影師,艾文斯(Walker Evans)影響力之巨毋庸置疑。如果安素阿當斯拍下的自然生態,喚起了美國社會對環境保護的意識,艾文斯鏡頭留下的光影痕跡,則無疑為美國鐫刻了一個艱苦歲月的時代印記。

    上世紀初的美國攝影師,大多數受歐洲的現代主義影響,當中包括了艾文斯早期的作品風格,尤其在構圖上不難看出他的心思和斧鑿痕跡。現代主義運動冒起十九世紀末。摒棄傳統,勇於探索創新,是現代主義的精神。在攝影世界,現代主義思潮在上世紀初至中葉一直湧現,在表達形式、對焦距離以及美術修飾效果等方面,同畫意攝影分庭抗禮。現代攝影主張透過相片作影像宣言,以最純樸的方式展現世界客觀真實的一面。

    艾文斯深受現代攝影的思想感召,不滿足於純粹追求相片的美術價值。他認為任憑畫面如何賞心悦目,如果沒有為相片注入人文的靈氣,則一切只會流於形式,作品的內容自會缺乏一種同大眾心靈互扣的精神力量。換個角度看,對艾文斯來說,生活本身之美,其實早就存在於平淡之中,如品嘗食物之原味,太多濃重的調味,會迷惑味蕾的感受。

    為了捕捉真實世界,艾文斯走進生活,以自己的一套攝影語言,詮釋一個又一個美國故事。說艾文斯以相機寫小說,是比喻,也是事實。因為在他的攝影作品中,不難發現寫實文學的元素。跟同年代的攝影師相比,艾文斯出身美國名校,受過良好教育。在紐約生活的日子,艾文斯只選擇在書店和圖書館工作,唯有如此,他才可以讓自己終日暢遊書海。英國詩人勞倫斯、艾略特、愛爾蘭作家喬伊斯、法國詩人波特萊爾、還有大文豪福樓拜的名著,全是青年艾文斯的精神糧食。

    艾文斯曾言:“出色的攝影是文學,它應該是。”他對文學的熱情,驅使他遠赴巴黎學習法語,鍛鍊寫短篇故事的文筆,更影響了他日後植根美國社會,力求展現生活實況的攝影方向。早期吸收的現實主義文學養份,不只活化了他的創作細胞,不知不覺間,他的攝影風格,亦散發出淡淡的文學氣息,甚至一種知識分子的入世。在一九三三年,艾文斯曾旅居夏灣拿,拍攝總統馬查多統治下的古巴。馬查多政權貪腐,但少年艾文斯受福禮拜的散文風格啟發,他鏡頭下的古巴影像,不帶任何政治和美學修飾,畫面平淡卻不乏味。

    從古巴返回美國後,艾文斯開始踏進攝影生涯的成熟期。他受聘於美國政府“農業安全管理局”,負責記錄“羅斯福新政”的政策成效。但艾文斯對官方委派的任務,尤其為羅斯福宣傳政績,提不起勁。一九三六年的炎夏,艾文斯在休假期間接受了《財富》雜誌的工作,到美國南部阿拉巴馬州拍攝當地社會實況,同行的有美國小說家James Agee。兩人將此行的經歷,圖文並茂結集出版成《現在,讓我們歌頌名人》。相集中的每一張臉孔,儼如大蕭條在美國鄕郊勞動階層上留下的烙印,其中以Allie Mae Burroughs的容貌最具代表性。《現在,讓我們歌頌名人》不經意地流露出艾文斯的鄕土情懷,他的每一格菲林,都紀錄了美國貧農為了生活而晝夜無間的抗爭軌跡。

    “你不想從藝術中孕育出自己的作品。你希望你的相片,從街頭隨處可見的生活開始。”從街道上的店家門面、商品招牌、到紐約的大街小巷和地鐵乘客,艾文斯都力求以光影保留生活的原色,佐以平實而憂鬱的情調,一切看似淡然。欣賞艾文斯的相片,有如細味波特莱爾《巴黎的憂鬱》,是一種詩意的散文,也是一首沒有節奏和音符的音樂。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