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3版:小說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迷局伏香番外篇
迷局伏香番外篇(寂然)
迷局伏香番外篇(太皮)
迷局伏香番外篇(李爾)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8 12月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迷局伏香番外篇(太皮)

太 皮

    迷局伏香番外篇

    醫生告訴我即將失明,還似是而非地說:“你現在開始鍛煉嗅覺,將來真的盲了,就用嗅覺來取代視覺吧!”

    我本來只當笑話,但心裡有一把聲音,叫我定必遵從他的說話。於是,我就真的開始訓練自己的嗅覺,為將來那個漆黑一片的日子做好準備。

    我忽發奇想,辭了職,開了一間專門提供各式丸子、香腸、牛雜和蔬菜等熟食的小食外賣店,我打算靠着閉眼夾起顧客指定食物的方式,鍛煉嗅覺。

    你應該知道,這種店的賣點是各自獨家的秘製醬汁吧。那麼,我的是甚麼秘製醬汁呢?

    犀利了!我用前度四川女朋友祖傳的麻辣醬混合當時印度女朋友教曉我的瑪莎拉,炮製了一種名為“印度人都驚”的秘製咖喱辣汁,結果大受歡迎,儘管店子開在內港深巷之中,在沒有水浸的日子,生意還是不錯啊!

    沒事幹時,我會讀讀現在手上拿着的這本《安徒生童話選集》,但說來有趣,我幾乎沒完整看完過書中的一篇故事,每每看到一半,就會有生意或者甚麼狀況發生,當我重新再讀時,又怕忘記之前的情節,感到不夠一氣呵成,便往往由頭開始讀起。在我來這裡之前的整整一年,我都沒辦法知道錫兵最後的下場如何、環姐是否死了、拇指姑娘有沒有接受精靈王子的求婚,以及誰人可以成為下一任搖搖王等。

    不過,現在我在這裡,應該有機會讀完吧?要是失明前還讀不完,將來就找個人讀給我聽。

    事情發生的那個深夜,我也在讀一篇安徒生童話,是篇極簡短的《頑皮的孩子》。儘管篇幅短,但當我讀到老詩人被頑皮的丘比特射了一支箭後,我還是沒法再讀下去。店外面忽然下起傾盆大雨來,我抬眼一望,眼一花,只見店門口竟站了一個陰森恐怖的中年人,他的心口還插着一支箭。

    我大驚,站起身,書本跌在地上。一揉眼睛瞧真一點,那不是箭,是刀,一把生果刀,插在他胸口上,鮮血正汩汩地沿着刀柄流下。

    我強作鎮定地說道:“先生,要不要報警?”

    中年男人流着冷汗,說:“我報了,警察好快就會來。”

    “你一直在流血呢,去醫院吧……”

    “我老婆真狠啊!不過,估計插不到心臟的,還可再挺一會,先吃宵夜再說。”

    老婆?我不敢問,只等他下一步舉動。

    他咬着牙關,審視了食品櫃裡的食材一陣,忍着痛說道:“我要兩份魚蛋、一份牛丸、一份包心丸、一份腐竹,還有海帶和娃娃菜也給我一份。”

    我將他挑選的食物逐一放進漏勺中,再放進煮鍋的熱湯裡,竟忘記閉眼,雙眼只顧望着翻滾的熱湯和當中載浮載沉的食物,也沒抬頭,問道:“要不要試試我的秘製咖喱?”

    “試一下吧!”

    未幾,食物煮熟了,我一併倒進一次性塑料碗中,仔細地淋上秘製咖喱辣汁,按他要求不加蓋子,因他要站在門口吃完。

    “盛惠六十五元。”

    他付錢,接過食物,湊到鼻翼下稍為聞一聞,說:“失敗中嘅失敗!”

    “甚麼⁈”我既驚且怒。

    他勉強擠出笑容,道:“說笑的。好不好笑?嗯,這些咖喱辣度控制得不錯,胡荽粉、薑黃粉、小茴香粉和黑椒粉的比例適中,而且還加進了四川麻辣的花椒、八角和芝麻,這種醬汁十分獨特,一試難忘……可惜的是,你還是加入了一些現成的咖喱粉和超市買到的四川麻辣醬,且添加太多糖,又補充了鹽來中和……不過,當中加入新鮮搗碎的大蒜和西蘭花,沒加味精,值得一讚!”說完,好像身上沒有傷似的,將咖喱醬汁一飲而盡。

    我瞪大雙眼,震撼不已。眼前這個人,竟然只嗅一下,就能判斷出我咖喱裡的全部成分?如果我有他一樣靈敏的嗅覺,就算失明了,還有甚麼好怕?想着想着,再瞧真一點,發現他十分面善——難道、難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食神”?是了,他一頭白髮、中華英雄的裝束,真的是食神的模樣啊!

    我問道:“先生,你、你太太是火雞姐嗎?”

    他噓了一聲:“她現在真的被我像火雞一樣大卸八塊了,誰叫她插我一刀?我說嘛,警察很快就會來,不是騙你的……”

    他望了我一眼,忽然“咦”了一聲。

    我吃驚:“咦?咦甚麼?”

    “你雙眼……”

    “我雙眼?……”

    “你是不是快盲了?”

    “你怎麼知道?”

    “聞出來的!”

    我驚訝得張大了嘴,足以放進一個拳頭!

    “你我有緣,我就教你調製‘盲公開眼甜酸汁’吧!常吃這種汁,可以保持耳清目明,延緩你眼盲的速度,更包你生意會因這種汁而越做越好,到時盲了也不用憂愁!”

    我實在求之不得,食神也不等我說話,已一邊流着鮮血,一邊指導我調製甜酸汁。醬汁熬製成功,就在我正要嘗試的時候,突然間,鬼影幢幢地,一班荷槍實彈的警員連同救護人員在漆黑的雨夜中出現,他們堵在店門口,慢慢向食神掩至。

    我向食神示意,但他好像不意會似的,只向我瞪大雙眼,就像死人一樣。

    那些人覷準時機,一舉撲前,電光火石間,我驚覺兩臂、頭和肩都被緊緊地抓住了!甚麼?有冇搞錯,他們抓的不是食神,是我?

    “喂!做甚麼啊?殺死火雞姐的人不是我,是食神啊!”

    “食你老味啊梁鏡暉!古Sir,他真是傻得好交關,明明那個人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還食甚麼神?”

    古Sir焦急萬分,大喝道:“先看看食店老闆情況如何!我不想以後都吃不到他的咖喱啊!”

    “甚麼老闆!我就是老闆啊!”

    三名警員不聽我的話,撲進店舖裡,找了一會兒,其中一個打開大型冰箱,叫道:“他在裡面!還有心跳!快救他出來!”正當眾人手忙腳亂地將那所謂的“老闆”救出來後,他身後的凍肉紛紛掉落,有人頭、人手、人腳和人身之類,嚇得警員和醫護人員丟下“老闆”,向後撞退。

    古Sir向對講機大叫:“要求增援,包括疑兇在內有兩名傷者,還有最少兩名死者,其中一個已被肢解。”他說完走上前來,一拳打在我頭上,罵道:“你條仆街,執紙皮的阿婆都殺!”

    我被搞糊塗了,只見剛才還站着的食神不知何時已躺在地上,他瞳孔放大,雙手僵硬地抓着一個膠碗,胸口插着尖刀,身上除了血外,還有咖喱汁及豬皮魚蛋等。我心想,一定是那些警員暗中做的手腳,雖然他嘴巴沒動,但我忽然聽到他的話傳入我耳中:“快逃走啊!他們是唐牛的人,知道你有‘盲公開眼甜酸汁’的秘方,會將你殺死!”

    我就知道!食神出現的一刻起,我就已無辜牽涉入這個殺人迷局中了!

    於是,我掙脫警員,奪門而出……咦,好臭,怎會有一陣屎味,喂太皮,你是不是失禁了?甚麼,失禁的是我?不,一定是你,我的嗅覺好靈敏啊!我看過改編你們小說的電影《迷局伏香》,主角名字跟我一樣叫梁鏡暉,嗅覺同樣好靈敏,騙不了我。我受訪是出於好意,你不要詆譭我!——甚麼?這不是《安徒生童話選集》?是你的小說集《神跡》?呸,我才不看澳門作家的東西,精神病院不會提供這種低級讀物!

    太    皮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