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E03版:小說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迷局伏香番外篇
迷局伏香番外篇(寂然)
迷局伏香番外篇(太皮)
迷局伏香番外篇(李爾)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8 12月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迷局伏香番外篇(寂然)

寂 然

    迷局伏香番外篇

朋友E受一名素未謀面的影視監製委託,寫一個關於澳門奇案的劇本,而且聲稱將會拍成電影。當時我們相當懷疑E對澳門奇案或電影劇本有甚麼認識,不過我們的看法並不重要,E始終是一個心軟的人,他不懂向人說不,於是他開始要為這個故事苦苦思索:澳門可以有甚麼奇案?故事要發生在甚麼場景?主角在追查的過程會有甚麼遭遇?初時E對這項邀約患得患失,因為他根本不相信別人會對他的故事產生興趣,而拍電影這件事,對於他這種未入流的作者來說,確實有點脫離現實。

    儘管如此,E還是很快就設定了男女主角的性格與特徵。男主角其貌不揚,身材健壯,行為粗獷。女主角弱質纖纖、長髮、大眼睛、上圍豐滿、戴眼鏡、常穿短裙。男主角暗戀女主角,每日都在她下班時跟蹤她,期間滿腦都是不良的幻想,但僅止於此。某日女主角突然在他面前來一個華麗轉身,嚇他一個措手不及,而且她還向他表白,原來她對他也有相同的幻想,由於從未試過這種神秘的邂逅,今日她終於鼓起勇氣邁出甜蜜的第一步,這時候兩人心中的激情再也無法抑止,先是擁抱,繼而接吻,然後在無人的後樓梯,上演一場……哎吔,這樣太不合理吧!人家拍的是大電影,不是要拍AV呀,雖然接下來的情節應該會蠻好看的,可是E還是硬生生的把故事修改了。

    關於澳門的故事,怎能欠缺博彩元素呢?E決定把男主角的職業設定為荷官,女主角任職公關,兩人本是青梅竹馬的同學,男主角每日面對大量籌碼和賭客,同時又無可避免地看到昔日心中的女神在他面前侍候不同的男人,心中產生嚴重的厭世情緒。兩人在求學時曾經有過一段曖昧不明的關係,不過由於男主角的自卑心理,這段微妙的感情結果無疾而終。在賭場裡,女主角習慣對男主角視而不見,有一天卻突然主動跟他搭訕。

    “你知道今天出了大事嗎?我剛上班時,同事說有一個大客遺失了三千萬籌碼,公司的高層現在忙得團團轉。”

    荷官楞了一楞,但很快便冷靜地回應:“嘿,偷籌碼很難兌現的,要偷就應該偷現金。”

    “他們說,表面上是遺失了三千萬籌碼,實情是還有三千萬現金憑空消失了。”

    荷官說:“一晚之間失了六千萬,這個客人真倒楣。”

    這時候,女公關靠近荷官,輕聲說:“你果然啟動了那個計劃。今晚的情況,很像你當年在操場講過的發財大計。”

    荷官說:“我以為妳已經忘記了。”

    女公關說:“要記得的,我一定會記得。”

    在E的構想中,荷官並不知道女公關早已是賭場高層的其中一名情婦,她再次接近荷官,只為了要尋回那消失的六千萬。但當她逐步了解那個劫富濟貧的完美計劃,以及男主角的一腔熱誠,她的內心隨即面臨嚴重的掙扎。那段日子E對自己的故事沾沾自喜,他幻想着這齣電影情節之奇,佈局之妙,很有可能會超越《Ocean's Eleven》。

    監製收到劇本後也表示:“這個故事其實很簡單,完全是商業大片的格局。”

    E向我們憶述跟監製開會的情景時,依然難掩心中的喜悅。

    “可是,考慮到澳門的實際情況,拍攝賭場被劫的故事,未免太敏感,而且你那個完美的佈局設計得太逼真,一旦拍了出來而引起業界人士仿傚,你和我都會有教唆他人犯罪的嫌疑。還有一點真的很重要,我們拿着這樣的故事,是很難申請資助,也不易找到老闆投資呀!”

    精心撰寫的劇本慘遭否決,E本來已經意興闌珊,豈料此時監製又跟他說:“我們幾經努力,已經找到聘請大明星的門路,只要你把劇本寫好,我們就可以拿着本子去邀請重量級的演員來參演,所以拜託你一定要顧全大局,為我們寫出萬無一失的故事。”

    我說過E是一名心軟的作者,他總是無法拒絕別人的各種要求。

    於是,一切又推倒重來。

    那段日子E努力把故事由賭場拉回澳門平民百姓日常生活的正軌,可是監製一再強調,電影要賣錢,不能寫成孤芳自賞的藝術電影,而且為了讓大明星在澳門的大街小巷神氣活現地演出,電影的劇情一定要涉及查案。

    後來E把女主角設定成富家千金,她不幸被人綁架,飾演警員的男主角為了追捕匪徒,本來要從金光大道追到東望洋跑道,再橫衝直撞飛馳於港珠澳大橋,展開一場史無前例的飛車大行動。可惜由於一系列有澳門特色的掘路工程,市面上多處主要道路都出現塞車,無論是警察還是賊人的車輛都寸步難行,一眾主角配角唯有下車。

    故事的高潮在於在全城大塞車的背景下,男女主角與一班匪徒及從未露面的綁架集團首腦展開一場鬥智鬥力的生死決戰。

    這一次E學乖了,他寫完之後並不是馬上交稿,而是交給我看。

    我馬上把最忠實的意見告訴他:“塞車這個元素,已經有很多澳門作家寫過了,幾年前《澳門日報》還組織了一個專題特輯,刊出好幾篇關於澳門塞車的小說與散文,你這樣再寫,一定會被他們說你抄襲的。”

    E說:“我才不管那些澳門作家呢!他們的東西,又邊緣又小眾又沒有深度又不接地氣,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創意厲害到不得了,而且從來不會看那些澳門作家的爛作品,更不會看《澳門日報》, 塞車這件事全世界人民都經歷過,他們可以寫,為甚麼我不可以再寫?怎能因為有相同的元素就說我抄襲呢?”

    我說:“大哥,你移民來澳門十幾年還未融入主流社會是你個人的問題,你自己不看澳門作家的作品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其他人都有看呀,即使你堅稱自己沒有看到他們的東西,其他人也不會相信呀!”

    E說:“難道我真的不可以交出這個關於塞車的劇本?”

    我說:“不是說不可以,你有權堅持己見,但他們一定不會把這個故事拍出來的,如果要花錢拍一個近似他人作品的故事,他們何不直接向原作者買版權?”

    E勃然大怒,仰天長嘆:“天呀,這樣也不好,那樣也不行,難道我要寫一個關於空氣的劇本才不會冒犯別人,才不算敏感嗎?”

    看着E聲嘶力竭的樣子,我唯有苦笑。

    突然,E亢奮地說:“慢着,寫空氣,我可以寫空氣,只要寫一個關於空氣的故事,就不會再有人對號入座,不必再顧慮其他人的感想,監製也更容易向投資者解釋啦!”

    這一回,男主角對香味有特殊的辨別能力,他甚至可以憑一個人身上散發的氣味,分析對方過去二十四小時去過甚麼地方,做過甚麼事,見過甚麼人……

    E用了整整一個星期才把這個香味劇本琢磨完成。監製看了之後,果然激烈讚賞,深信E這個美妙的故事足以吸引慷慨的投資者和優秀的演員。正當他準備把劇本影印幾份作交流之用時,他的手機傳來一則推送新聞,一部名叫《迷局伏香》的電影快將公映,故事由三位澳門作家的小說改編而成,男主角是香港金像獎影帝林家棟,根據報道介紹,故事早於三年前已經開始籌備……

    E的劇本被監製直接送到垃圾桶,他準備直接約《迷局伏香》的三位作家商談下一部電影的合作計劃,而且他決定以後都不會再跟E見面了。

    寂    然

3上一篇  下一篇4